13:31
點擊播放音檔
 



哈佛博士述說藏傳佛教的人生智慧,讓你學會用智慧掌控情緒,提升內在幸福。

您好,我是蔣揚仁欽。

西元1989年,也就是我12歲的時候,進入了北印度辯經學院,並且有系統的以辯經、辯論的方式圓滿了藏傳佛教五部大論的學習。而且我們這班學生也一起去了寧瑪(Nyingma)、薩迦(Sakya)、噶舉(Kagyu)的學院,圓滿參學藏傳佛教四大教派的思維及觀點。

最終我於2004年以甲級成績獲得了「無別大教授師」的學位。在學習的過程中,因為1996年達賴喇嘛尊者在洛杉磯第一次對超過三千多位的華人傳法,需要中文翻譯的緣故,從那時候起,我就隨尊者到全球各處翻譯。

例如,1997年第一次達賴喇嘛尊者訪台的時候,我在當時被記者稱為「達賴喇嘛尊者身旁的小耳朵」,1998年5月3日的時候,我是達賴喇嘛尊者與聖嚴法師的跨世紀對談的主要翻譯,以及2001年,達賴喇嘛尊者二次訪台的時候,六天法會的主要翻譯,從1996年一路擔任法王的翻譯至今。

2008年9月份,我被哈佛的Graduate School of Arts and Sciences,簡寫為GSAS,也就是哈佛文理學院的South Asian Studies南亞學系所錄取。並破紀錄地首次以系上最短的時間,六年內完成了博士學位,順利畢業。

我出版的作品有:2002年的《自己的路,勇敢的走》、2012年的《覺燈日光》,2016年的《達賴喇嘛開示佛子行三十七頌》、2017年的《佛法科學總集》、2018年的《為什麼學佛》,以及2019年的《佛護論》。2014年畢業後,我以義工的身分搬遷印度,繼續服侍根本上師達賴喇嘛尊者。這以上是我個人的簡單介紹。現在,我想先跟您聊聊,我寫《為什麼學佛》這本書的原因。

我一直深信一個人心中若無絲毫感恩,絕對不能定義為是一個幸福的人。

寬恕絕非是懦弱的體現,忍辱也不是無條件的屈就。當我們碰上旁人的惡行時,我們該怎麼辦呢?古印度那爛陀寺的佛學傳統教導我們,如何區分此人跟此人惡行的差異,不讓憤怒奪走理智的同時,卻又能以智慧心懷善念,坦然寬恕,接受此人。

若問,為何人要心懷善念呢?不為別的,只為自己的幸福!因為只有心懷感恩的善良,才配擁有底蘊安穩的滿足;往往人生的最大幸福不是財富和權力帶來的短暫興奮,卻是感恩之心積澱的內在滿足,回味無窮。千萬別搞錯,善良絕對不是唯唯諾諾,因為善良絕非充滿怨氣的表面溫柔。

請你冷靜地想一下,其實此人跟我一樣,也是被自己內心的負面情緒所操控啊。懂得佛理的我,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對方不知道負面情緒會帶來什麼樣的過咎!

所以,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對惡人心存悲憫,因為惡人完完全全被心中的負面情緒所操控,實際上惡人也是受害者。對我而言,找出真正的害我者,其實是對方心中的煩惱卻非其人,從而體諒對方仍是受害者的理性分析,比喊千萬遍的「放下憤怒」,更能打開心結。保持對惡人憐憫的同時,為了不讓對方繼續犯錯、再造惡業,我們再以理智和悲憫的態度,尋求法律的途徑解決問題,得到保障。

這樣一來,既能對人心存寬恕及忍辱,又能令對方停止惡行的繼續造作。結合智慧的慈悲,不是懦弱,更不是屈就。以智慧化解他人的刻意刁難,同時又能以慈悲遠離憤怒導致的鬱悶。切記,缺乏慈悲的正義感,美其名維護正義,其實只是發洩心中憤怒的藉口而已!像是「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和平示威,一一變成了警民之間的暴力事件,其因就是缺乏慈悲、憤怒所致的後果。為什麼人類至今仍要堅持以憤怒解決問題的過時思維,卻不以智慧去化解問題呢?如果有人真的欠罵,為了他好,心懷慈悲地去罵他嘛,也不需要以憤怒責怪啊!

我12歲學藏文,13歲開始以辯論的方式被教導要感恩,這種方式跟小時候在臺灣受的教育,或小時候常聽到的口號「助人為快樂之本」,有實質上的很大的不同。因為在臺灣受教育的時候,我們常聽到「助人為快樂之本」,這更像是一種命令,更像是一種口號,沒有人跟你分析為什麼要助人?為什麼助人是快樂之本?

可是以辯經的方式分析為何要感恩,這跟臺灣的命令式的接受,是有截然不同的效果。老師跟我們分析說,一切眾生都曾是我的母親,因為我們的前世有再前世,該前世還有再前世,無有止境,所以每一個生命體都曾做過我們的母親。因此,我們要懂得感恩。老師還跟我們說,感恩才是幸福的最大主因。

遺憾的是,心存愛我執。什麼是愛我執呢?就是忽略他人的利益,只想自己利益的執著,或者是比起他人更愛自己的執著叫「愛我執」,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愛我執無法容忍我們心懷感恩啊!

舉個例子好了,我們很容易會隨著外在的因素激發愛我執而瞬間喪失幸福,就像我們被別人念的時候,因為愛我執經不起被念。為什麼經不起被念呢?因為愛我執過分的在乎自己的利益,忽略了他人的立場,所以只要自己被念就不爽,才不會在意對方說的是否有理。因為愛我執,我們把自己看得過於重要。這種把自己看為第一優先,甚至還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暴君般心態的愛我執,一旦產生的時候,內心自然無法產生感恩之心啊,最終只會害人又害己。像是親友們的好言相勸,本來是個可以令我感激的善緣,最終卻隨愛我執以憤怒記恨而收場,這不就是人生最殘酷的寫照嗎?

這般暴君般心態的愛我執越強,越發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望眼看去,當今世界的某些國家領袖,為保其位睜眼說瞎話,毫無羞恥,愛我執令其喪失道德底線。只有透過全民教育達成共識,讓所有人深知愛我執的傷害時,才能從根本避免這類極端主義的延伸。

總之,外在煩惱的因緣這麼多,但這都不會直接影響到我們的內心,直接影響到我們內心的是這一個愛我執,一旦有人侵略了我的利益,一旦有人對我不好,幸福感會瞬間消失,這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愛我執所導致。

這就是我自13歲以來,受藏傳佛教的教育期間獲得的最大禮物,因為這個禮物讓我深知人生的大道理:原來是我們在內心痛苦的時候,我們會一直指責外在的因素,這是錯的!我們不曾想過,其實自心的愛我執才是傷害我們幸福的最大兇手。更為經典的是,愛我執只能以結合智慧的慈悲而被滅除的緣故,我們不會陷入拒絕與善良之間的兩難而不知所措,有興趣了解的話,可參考音頻課的第七品。

像這類的內容,不需要佛教的信仰也可獲此幸福啊。試想,如果有一種文化思想,不僅能夠提昇自己的正面思維,還能以愛和體諒化解世間所有的人為災難,這種非物質精神文化的復興,難道不值得我們去努力學習以及保護嗎?為此,在商周出版社的好友呼籲下,我寫下了這本《為什麼學佛》,以及錄製了這堂「為什麼學佛」的音頻課。

我為什麼學佛?你為什麼要學佛?他為什麼會學佛?但凡具有上述好奇心,都可參考這本《為什麼學佛》的內容,以及這堂音頻課的內容。這本書的內容大綱只有16個字,離苦得樂,因果不爽,前後今生,以及緣起性空,此音頻也就根據書中的內容簡化整理後,進行這十七品的錄製。

關於「前後今生」的用詞,我之所以不說前世今生,是因為我們的心識會從前生到今生,今生到後世,這個問題不去解決的話,我們會有無止境的輪轉,所以我講前、後、今生是出於「三世輪轉」的概念。

在16個字裡面,第一個「離苦得樂」,也是這個音頻課中最重要的章節。關於離苦得樂第一品至第七品的內容也適合非佛教徒。身體舒適,但內心充滿憂鬱的人,絕對不能被定義為是幸福的人。相反的,所處的條件雖然貧陋,但內心充滿感恩的人,卻可被定義為幸福的人。

大家都知道這個真理,為什麼總要把更多的時間花費在感官覺受的追求之上呢?把所有時間都用於追求感官的安樂,又以忙碌作為藉口,連一天撥出10%的時間提昇心靈品質都不願意。因果不爽,請問如此一來,人又怎能感到安樂呢?

如果想要瞭解佛教對離苦得樂的詮釋,就不能不理解下面的這一句「因果不爽」。在第八品到第十二品中,我說樂果一定來自樂因,苦果一定來自苦因,一切都是事出有因,不可能無因而有。

再者,如果人只有今世,沒有前世,也沒有來世,那麼想要讓今世過得好,只要保持善良、感恩的心即可,並不需要學佛。但是我們的生命只是今世,沒有前世與來世嗎?為此,第十三品到第十五品的前後今生的話題,值得我們去探討。

或許有人會問,前後今世的無止境的輪轉是否可以斷除?想要斷除的話,根據佛教的觀點,就必須得透過緣起性空,也就是十六品到第十七品的內容,做最終的解脫。

在我看來,學佛的主要目的不是求神通、求感應,而是為了能夠讓自己主動操控自己的內在幸福,這光憑禱告、求神拜佛是做不到的,所以我們要以務實正確的方式,每日堅持修心的努力,如是年復一年,十年復十年,你將會感到真實的幸福,這才是應有的、正確的學佛態度。

最後我想說的是,錄製這套課程時,我以最大的努力,試著以邏輯的方式分析如何系統的學習愛他心,也就是愛一切非己之他,包括仇敵,都比自己重要,從而珍惜、感恩他人的這顆珍貴之心。無論你是否有宗教信仰,甚至反對宗教,這部分的內容真的很實用,值得參考。

我是蔣揚仁欽,邀請您一起加入「為什麼學佛的十七堂智慧課」,祝福您。

拍手 拍手
55 次拍手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目前還沒有人留言喔,
成為第一個留言的人吧!
聲音節目
沒有描述
--:--
--:--
1.0x
播放速度
2.0x
1.75x
1.5x
1.25x
1.0x
0.75x
追蹤列表
播放清單
沒有播放清單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
返回播放器
接著播放
清除全部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