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PressPlay 內容付費相關新聞摘要:

  1.  3 年過去了,知識付費還好嗎?/ 來源:36 氪

    這篇文章分析了知識付費產業的現況,並提出對於未來趨勢的預測。

    (1) 產業鏈成型:內容的製播分離

    最早期的知識付費是「摸索期」,產品內容零散且隨機,多半是一問一答形式;接著走入「大咖期」,也就是透過大師們的課程,建立較系統化的內容,並吸引更有規模的用戶。再來發展至「達人期」,由於大咖的數量與產能有限,所以進而改找達人們來開課。這群達人知名度不比大咖,但一樣具有專業度,且能將授課主題劃分得更細。現在則出現製播分離的情況,開始有公司專門製作課程,再交由平台去行銷、販售。作者認為知識付費產業未來或許會和出版業、影視業一樣走向專業化分工,產業上游是內容生產商,專注於開發授課老師與內容產製,中游則是營運平台,負責販售與抓取消費者,下游就是一般消費者。

    (2) 產業類型成型:平台的專業化

    延伸上述,雖然內容生產商還沒有大量湧現,但知識付費產業中,儼然已有不同類型的代表性公司。

    a. 流量類:喜馬拉雅、知乎

    擁有多樣化內容,試圖將用戶數量最大化,走的是「大平台」路線。

    b. 精準類:十點讀書、凱叔講故事

    十點讀書專注於家庭、心靈等較瞄準女性的內容,凱叔則是童書平台。

    c. 工具類:小鵝通

    專門提供工具或服務,協助創作者搭建自有平台。

    (3) 產業持續成長:買書的行為轉移

    中國出版業規模約 800 億人民幣,成年人圖書市場約 600 億,但知識付費產業規模尚不及 10%,可見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對比台灣出版業的規模約是 190 億新台幣(2017 年的資料),儘管規模小不少,但以 PressPlay 目前每月約 1,200 萬訂閱金額,一年也有 1.4 億的規模,不及出版業的 1%,可見還有非常大的成長潛力與市場機會。

  2. 喜馬拉雅的盈利渴望,知識付費風口已過 / 來源:商學院雜誌

    作者認為,中國的兩大音頻知識付費平台——如喜馬拉雅和蜻蜓 FM 正面臨三大挑戰,而如何化解這些挑戰,也會影響音頻平台接下來的走向。

    (1) 從「知識」走向「聲音」

    兩大平台都不再是純「知識化」,近期有聲書產品頗受使用者歡迎,未來平台的發展很有可能回歸於「內容」本身,不論是親子、職業、娛樂等內容都有機會發展,而不限於「知識」類主題。

    (2) 從頭部 IP 內容走向自創內容

    頭部內容(即有大師級或知名講師的課程)的產製成本高,換算下來的利潤不一定比中後段產品高出多少,所以平台也積極打造自製內容,一方面是能夠更快打造出符合市場需求的課程,另一方面則是讓同一批團隊不斷產製課程,達到品質與流程的一致性。

    (3) 從單次購買到超級會員

    平台陸續推出「超級會員」制度,也就是每月或一年付出固定金額,即可觀看所有內容。然而,事實上使用者永遠不會有足夠的時間和道理看完所有內容,以「知識獲取」而言,讓使用者購買自己想要的,才是最適合的學習方式;只是以平台角度而言,包月 / 包年制能讓既有知識內容運用最大化。

    綜合以上,音頻平台要「去知識化」,以求達到更高的市場滲透率,同時也要養一批內容產製人員,還要建立「超級會員」制度,並且讓會員習慣使用平台,這三個巨大挑戰都很艱困,得先付出很大的成本,才能驗證市場是否買單,而這便攸關著兩大平台的盈利可能性。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還沒有人討論誒,快來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