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本篇價值

在閱讀《給力》這本書時,我很驚訝Netflix網飛公司的有話直說企業文化。歐美人士的就事論事文化,是華人文化溫良恭謙讓中所不敢想像的。例如他們會召開辯論大會,雙方部門主管輪番上台互相詰問對方,這種令人瞠目結舌的程度。

我們想推薦你閱讀這篇文章,目的是希望協助你了解,一個優良的公司會允許每個人說出真話,在正面良善基礎之上給予回饋意見。這篇文章無論是初出社會的新鮮人,或是已經在企業中擔任小主管的人都很適合閱讀。分享給你想跟他說實話的朋友(同事)吧!


閱讀收穫

・ 知道在公司中回饋意見的重要性。

・了解就算是自己感到不好意思的回饋意見,也會讓對方感到受益良多

・清楚矽谷公司Netflix如何徹底建立良善的回饋意見企業文化

・明白回饋文化的建立具體方法:「開始,停止,繼續」。


金句精選

・你愈是嚴格要求坦誠溝通,以身作則示範透明化準則,它就會變成你的組織中更普及的一部分。

・反饋意見通常引領出有益的交談,非常有助於消除積怨或疑慮。


精華書摘


開始,停止,繼續

你希望你的所有團隊成員或上自管理高層、下至基層員工的公司全員都學習對彼此更坦率誠實,就必須樹立典範,以求上行下效。

Netflix公司高階主管團隊以種種方式示範誠實,其一是在高階主管團隊會議中練習我們所謂的「開始,停止,繼續」(Start, Stop, Continue):每一個人告訴一個同事他(她)應該開始做的一件事,應該停止做的一件事,他(她)做得很好、且應該繼續做的一件事。

figure-2

我們太深信透明化的價值了,以至於在我們的高階主管團隊會議中當著所有人的面做這項練習。會議後,回到我們各自領導的團隊,告訴團隊成員,高階主管團隊剛剛做了「開始,停止,繼續」練習,並敘述詳細情形,於是,全公司開始認知到坦率誠實的重要性。「開始,停止,繼續」練習並不是一項規定,我沒有把它制定為人力資源措施,但多數主管自行這麼做,展現以身作則的力量。幾位主管告訴我,這方法在他們的團隊中一定行不通,我告訴他們:「產品及行銷部門已經在做了,似乎滿有成效的。」一般來說,這相當有說服力。

我們也要求所有團隊領導人在管理其成員時展現絕對誠實,並教導他們如何做。我們要求他們經常對團隊成員提供反饋意見,請他們在團隊中明確訂定規範,要求員工別在背後議論批評他人,或是向他們抱怨其他同事—當然,違反道德之類的問題(例如性騷擾)除外,這類問題以保密方式處理。


坦承,就算很困難也要做

蘿雪兒.金恩(Rochelle King)是個優秀的團隊建立者,她在Netflix從管理一支設計小團隊做起,後來成為用戶體驗及產品服務副總,管理大團隊。她回憶,一開始,她難以如此率直誠實地提出反饋,但由於這是公司的強烈要求,她別無選擇,必須學習自在於這麼做。她說:「我覺得,身為領導者,為了支持組織文化,我必須做困難的事,和我的個性格格不入的事,例如當面和人進行困難的談話。我知道這是我必須遵從的,儘管,當面和某人溝通一個問題,對我來說是非常不自在的事,但是,當這是組織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時,你必須要求自己對此當責。公司裡有很多其他領導者這麼做的故事,所以,你也必須這麼做。」

你愈是嚴格要求坦誠溝通,以身作則示範透明化準則,它就會變成你的組織中更普及的一部分。

 

企業必須建立固定反饋機制

後來,我們決定,不僅要促進對部屬及團隊成員提供批評與建議,也要促進對全公司同仁提供反饋意見,因此,我們訂定一個制度,每年一次,對公司中的任何人提出「開始,停止,繼續」反饋意見。我們挑選一個年度反饋日,要求每一個人以「開始,停止,繼續」形式,對他們想提供反饋的任何對象發出建議。這也是我們嘗試新做法來改變與演進公司文化的一個好例子。起初,我們讓這個反饋機制採用匿名方式,但工程師就是工程師,他們對這種匿名制不以為然,嘿,公司管理階層說大家應該彼此坦率誠實,那為何這項工具卻不透明化呢,於是,他們開始在發出批評與建議的簡訊中署名。公司主管團隊覺得他們的想法與做法很有道理,於是便修改這項制度。

為了使員工了解我們真的期望他們坦誠,不要有所隱瞞,我監看他們發出批評與建議的積極程度,我不希望他們只是對幾位熟識的同仁發出一些溫和評價而已,我們想建立一個普遍透明化的平台。艾瑞克.寇爾森告訴我,他初次寫出反饋意見時,心想:若我只對幾個人發出反饋意見,珮蒂一定會對我說:「什麼?你和50個人共事,但只對3個人提供反饋意見?」若你在組織中建立類似這樣的制度,你必須監督並要求員工確實且積極地執行。

無疑地,有些人需要歷經一些時日才能適應這種制度。艾瑞克敘述他初次做這件事時的焦慮感:「我不喜歡某位產品經理做某件事的方式,因此對他寫了一些反饋意見,我記得當時要按下發送鍵之前,猶豫地心想,天哪,他看到這個,會怎麼想我呢?這會不會惹惱他啊?

可是,第二天,當所有人獲得別人對他們的反饋意見時,出乎我意料之外地,他來到我辦公桌,說:『嘿,我收到你的反饋意見了,謝謝你,這對我很有幫助。』」艾瑞克回憶,此後,他變得很期待反饋日的到來。根據我的經驗,大約9成的人對收到的反饋意見做出類似反應,反饋意見通常引領出有益的交談,非常有助於消除積怨或疑慮。


【問題思考:如果有一天開放說真話無罪,你會最想跟哪一位同事/主管反饋意見?】

A:最討厭的同事/主管,告訴他們你很討厭他的某個做為

B:最感心的同事/主管,告訴他們你真的很感謝他們為你做的某件事


歡迎在底下留言或按投票告訴我們!


(本文選自《給力:矽谷有史以來最重要文件 NETFLIX 維持創新動能的人才策略》一書)

figure-3


figure-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