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你好,我是 Misky,你現在收聽的是「一個女生的世界漂流」,在這個節目中,我將每週更新一次,一次用大約 10 分鐘的時間,跟你分享我在某個國家或城市的旅行故事。 

上次的節目帶大家逛了斯里蘭卡的千年宮殿:獅子岩,這集一樣要去很有代表性的地標:亞當山(Adam’s peak)。這座山是斯里蘭卡人心中的聖山,應該就像是玉山之於台灣人、富士山之於日本人的意義吧。 

雲、霧與亞當山的所在:Dalhousie

亞當山得名來自於「亞當與夏娃」的「亞當」,據說亞當被逐出伊甸園後,在人間踏上的第一步,就是這座亞當山。但也有人說,亞當山山頂上有一座寺廟,廟內一塊岩石上有一個巨大足印,約 180 公分長,是釋迦摩尼的足跡,總之,不同宗教有不同解釋。 

這座山位於一個小城鎮 Dalhousie,要到這個地方可不容易,你可以搭配著我放在文章內的地圖一起看。

我先從斯里蘭卡的中部城市 Kandy 出發,搭兩個半小時的火車到山區 Hatton,而且因為斯里蘭卡的山區也是觀光景點,有立頓茶園可以逛,所以這是許多觀光客的必經路線。我在當天買票,坐票已經完全賣完了,我就這樣站了兩個半小時。到了 Hatton 火車站後,得再走到巴士站搭車,搭一小時後再轉一次車,再搭一小時後,才會到達 Dalhousie。 

figure-1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從 Kandy 抵達 Hatton,一下車就看到另一批背包客和當地人要擠上同班火車前往其他地方。

figure-2100 公里的路程,自己開車大概要 3.5 小時,透過大眾運輸工具需要將近 5 小時。/圖片來源:Google Map

雖然去斯里蘭卡已經是快三年前的事情了,但我還是記得很清楚,抵達 Dalhousie 那天是陰天,天空下著雨,再加上這裡已經是海拔將近 2,000 公尺的山區了,氣候非常潮濕,一進到旅館就發現毛巾和床單都濕濕的。 

亞當山:5,200 個階梯的挑戰

剛剛剛有說到,這座亞當山是斯里蘭卡人心中的聖山,我問過幾個當地人,他們也說一輩子一定要去爬一次,其中有些人的確也已經去爬過了。要爬上亞當山,似乎一定會路過 Dalhousie 這個小鎮,不過 Dalhousie 很小,只有在朝聖季節開始時,才會湧入大批的朝聖人潮。每年 12 月的滿月(poya day)時,會開始有朝聖潮,朝聖季從 12 月一路到隔年 5 月。

根據背包客最愛用的旅遊書「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所說,亞當山有 5,200 個階梯,書中特別強調,即使有著最強壯的膝蓋也會腿軟(the endless steps can shake the strongest knees.)。登山路線長度單程 7 公里,快則 2.5 小時可攻頂,來回 5~6 小時可完成,也就是說,如果凌晨兩點半開始爬,六點可攻頂看日出,回到山下大約是早上九點。

我也參考這個建議,當天晚上十點多睡覺,凌晨兩點半起床爬山。但兩點多起床時,真的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萬籟俱寂」,附近完全沒有任何聲音,我這輩子沒有遇過那麼安靜的夜晚,不只沒有人聲,也沒有蟲鳴鳥叫,安靜到讓人覺得超級可怕,好像四周只有我活著。

周圍除了安靜,也非常黑,當天旅館似乎只有我一人入住,所以其他間房和通往室外的走廊都沒有燈,一出房間就得打開手機的手電筒,走了幾步路還一度想放棄,因為真的太可怕了。但人就是很叛逆的動物,想說都從台灣飛過來了,還坐了那麼久的車才到這裡,雖然心裡怕得要死,但還是繼續走下去。

開始爬山後,沿路開始有些店家,還有一些會跟遊客乞討的和尚,他們會假借祈福之名,給你一條白色的線,並且直接幫你打在手上,然後再跟你要錢。我不小心跟和尚對到眼,他們就會主動接近,我就說我是來爬山的,身上沒錢,第一間的和尚就只好放棄,但第二間的和尚還反問我:「為什麼沒錢?」好像沒帶錢是我的錯。但總之我還是順利抽身了。

剛開始爬山時都是平緩的樓梯,然後因為是凌晨登山,手機的手電筒的照明範圍也有限,加上四周大起霧,可視範圍大概也只有三公尺,所以沿途真的沒有風景可言,完全是摸黑前進。偶爾會看到三三兩兩的登山客,但多半時間只有我一人在黑暗中爬山。

後來發現有些登山客會雇用當地人做嚮導,這些嚮導也很猛,穿雙夾腳拖就可以攻頂。其中也有些歐美觀光客很猛,完全沒帶手電筒,但也因為這樣,我走著走著突然覺得後面有人,心中還抖了一下,結果是兩個男生從黑暗中突然冒出來。

最後一段階梯的高度也越來越炸膝蓋,攻頂後會看到一間寺廟,每年有些固定時間會有當地人跑來參拜,其實我這天也有看到一些當地人來拜拜,感覺真的非常虔誠!

關於爬山......是朝聖,更是試煉

我是 02:30 開始走,大約 05:30 攻頂,6 點左右會日出,等待的這半小時真的非常寒冷!我在 9.10 月份來到斯里蘭卡,平地非常熱,畢竟斯里蘭卡比台灣還要更接近赤道,在夏秋之際造訪的話,一般來說短袖短褲就夠了。

我當時也沒想到會來爬山,真的是臨時起意,穿著短褲就想爬山,一出門發現超冷,只好硬套一件牛仔長褲,完全不保暖,最後只好披著旅館的浴巾爬山,非常荒謬。

登頂後因為實在太冷了,當時下雨 + 大起霧,所以大家都瑟縮在角落或建築物的屋簷下,既然天氣不好,當然也看不到日出,真的非常可惜。

figure-3瑟縮在屋簷下的登山客們。figure-4登頂後天還沒亮,且天空正在飄雨,整個早晨就是又濕又冷地度過。

不過下山時因為天亮了,才終於看到沿途風景,上山時完全看不到的河流、瀑布,還有沿路一些小廟宇都出現了,還發現許多來朝聖的登山客會一家大小在廟宇帶著睡袋打地鋪,到了早上再繼續爬山,真的非常虔誠。

figure-5有不少來朝聖的人選擇在鐵皮屋頂下打地鋪過夜,準備天亮時開始登山。

figure-6天終於有點亮了,在雲霧中緩緩下山。

總之,斯里蘭卡作為一個普遍信仰佛教的國家,聖山在他們心中有其地位,但因為我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走了這趟來回六個多小時、14 公里、一萬多個階梯之後,當時只覺得筋疲力竭,很擔心接下來這幾天會大鐵腿,無法好好出門走走。事實上也的確如此,但這個鐵腿的心得留到之後分享。

亞當山大概是我當時人生中爬過最高的山,幾個月後,我和朋友們開始接觸台灣的百岳,爬了奇萊南華、玉山、合歡山和雪山等初階百岳,一樣是很折磨人的過程,當下真的又喘又累又痛苦,可是現在回頭看,又覺得這樣的體驗很難忘。

目前我也說不出,爬山的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什麼,或許是爬山過程中跟自己的對話,也可能是在這樣的運動中,可以很專心感受自己的肌肉,又或者是看到不同高度的美景。總而言之,雖然黑漆漆的登山過程中真的很可怕,但我還是很慶幸自己有堅持爬完這座山,也真的是很難忘的回憶。

今天就先聊到這裡,下一集我們要繼續待在斯里蘭卡,從 Dalhousie 這個小鎮移動到另一個山間小鎮,它叫做 Haputale,是一個充滿清新茶香味的地方。如果你有興趣繼續跟著我到斯里蘭卡上山下海,歡迎下週再回到我的節目,跟我一起到世界漂流囉,掰掰~


參考資料:

註:亞當山附近的物價也和海拔一樣飆漲,當時台幣跟斯里蘭卡的盧比大約是 1:4.6,台幣 1 塊可以換到盧比 4.6 塊。平地的 1000 ml 礦泉水大概是 60 盧比(台幣 13 塊),到了山區幾乎翻倍漲為 100 到 120 盧比(台幣 22~28 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