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自修改後的《高新技術企業認定管理辦法》實施以來,各地主管機關對高新技術15%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的適用從嚴審查,對那些高度仰賴中國子公司從事製造活動的跨國企業,常常因為中國子公司營收規模龐大,要具備足夠的研發費用來滿足所謂「企業近三個會計年度的研究開發費用總額占同期銷售收入總額的比例不低於3%」的困難度甚高,導致其高新技術企業資格被取消。

那,這些跨國企業在中國該何去何從? 難道就得乖乖繳納25%的企業所得稅嗎?

以下四招是我們實務案例中所採行的方法:


一、棄稅求補助

根據中國憲法的規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大及其常委會在不與憲法、法律和行政法規相抵觸的前提下,可以制定地方性稅收法規。但是,在實際稅收立法上,除了一些特區被授予相關立法權之外,其他的省、直轄市都無權制定地方性稅收法規。既然稅收的立法權集中在中央,地方政府基本沒有立法權限,各地政府招商工作便不能超越國家稅務總局在稅收政策上給予其他特殊的減免。

高新技術15%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的條件及門檻是中央訂的,企業達不到就達不到,地方政府也難以改變。但考量招商及引資,或許可以與當地政府談定大家先把稅放一旁,按規定該多少稅就繳多少稅,希望地方政府同意在企業滿足一定條件下(例如產值),另行給予企業一筆政府補助,望以政府補助的金額彌補因失去高新企業資格稅負增加帶來的損失


二、善用研發加計扣除

這是最常見的作法,善用新法令提供的優惠。根據財稅〔2018〕99 號,企業開展研發活動中實際發生的研發費用,未形成無形資產計入當期損益的,在按規定據實扣除的基礎上,再按照實際發生額的75%在稅前加計扣除(之前的規定是50%的加計扣除)。

簡言之,以前企業每投入100元開展研發活動,若按25%的稅率計算,減稅金額是12.5元 (=100*50%*25%)。但新規定下,減稅金額提高到18.75元(=100*75%*25%)。對大部分企業來說,減稅效果可比以前多了一半


三、租稅規劃高新再起

這並不是企業真的耗費大量成本去滿足高新企業的條件,反倒是企業針對其達不到高新企業標準的項目逐一檢視,再透過租稅規劃以突破之。

舉例來說,當企業達不到研發費用佔營收3%的門檻,則想辦法透過租稅規劃來達到此門檻。有些公司會把自己的訂單移轉給其他關聯企業,使自己的營收下降來滿足3%的門檻;有些公司則是把自己的研發部門切割出來成立另一間公司,再挪一些高收益的訂單或是與研發活動攸關的訂單收入給那間公司,讓那間公司滿足高新技術企業適用15%優惠稅率,以降低集團整體之稅務成本。惟每個租稅規劃應考量公司的個別狀況而定,且其背後代表的稅務風險亦不同,需權衡考量利害關係後再行為之。


四、拉高層級思考

這是從更源頭投資架構的角度來看這件事。

以前是外資投中國子公司,中國子公司享受高新技術優惠。中國子公司賺100元,繳了企業所得稅15元(=100*稅率15%)後,剩下的85元分配給外資股東,但考量10%的股利扣繳稅,外資股東最後可拿回76.5元(=85*(1-10%))。

現在沒了高新,必須適用25%的公司稅率。一樣的例子,中國子公司只剩下的75元分配給外資股東,但考量10%的股利扣繳稅,外資股東最後可拿回67.5元(=75*(1-10%))。

但如果透過有效的租稅規劃,透過租稅協定的適用,讓10%的股利扣繳稅降為5%,外資股東最後拿回的錢可以提高到71.25元(=75*(1-5%))喔!

但何謂有效的租稅規劃? 

基本上就是用最小的成本,在中國子公司上面改架一層能適用租稅協定的一個控股公司。例如原先是BVI控中國子公司(股利扣繳稅10%),改成讓香港公司控中國子公司(股利扣繳稅5%)。

要做到完全免稅就得透過59號文特殊性重組之適用模式,但同時要避免72號公告提出對合理商業目的的質疑,相關股權移轉交易的設計,合理商業目的的建構與支持文件,以及股權移轉的節奏及後續管理,在在都需要拿捏妥當。

若無法完全免稅,至少要做到降低重組成本,例如設計交易降低重組時資本利得的稅基,未來則直接透過租稅協定的適用將扣繳稅負減半。


後記

上面提到的作法可以同時考量,供各位設計最適合自己的因應方案。

更多的稅務分析,請參考TX《稅務奇幻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