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信證券專題研究 美股運行分析 精華摘要


2019 年全線大漲

2019 年,美股三大指數全線大漲,再創歷史新高。本輪牛市始自次貸危機後的 2009 年, 2020 年牛市行情進入第 12 個年頭,雖然1980-1999 年美股也經歷過長達 20 年的大牛市,但當年的點位與本輪行情的點位並不在同一個水準上,因此 2009 年以來的這波已持續11 年上漲的大牛市,可以說歷史上最為壯觀的,相應蘊含的風險也是最大的。

2020 年一季度或現高點

三大指數運行基本一致,那斯達克波動更大一些。2019 年大漲之後, 2020年初還有慣性上沖,上沖的幅度參照歷史估算在 10%左右。

道瓊工業: 2020 年大概率會漲幅收窄或回落,上沖的高度在 31000點附近,時間落在一季度,下方的支撐位置在 27000 點、 22000 點兩檔,回落風險釋放不一定局限在 2020 年一年。

標普 500: 上沖高點 3500 點附近,連續數年上漲之後出現加速則需要提防風險隨時釋放,技術指標將呈超買區背離,下方支撐在 3100點、 2600 點。

那斯達克: 2019 年的上漲,直觀上與 2017 年、 1999 年類似, 2020年慣性上沖或會觸及 10000 點,但風險也達歷史最高級別,沖高之後需要提防出現類似 2018 年四季度,甚至 2000 年的調整。

風險提示:

報告僅依據指數的價格走勢進行,相關國家經濟、政策的重大變化以及突發事件可能會造成異常波動。


美股運行綜述

2019 年, 美股三大指數全線上漲,再創歷史新高,年線大陽線報收,力度之大在歷史上位居前列。全年的運行呈現平開高走,僅在 5 月出現過單月的回落,之後繼續上行,直至年末,收盤幾乎在最高價。

本輪的上漲始自次貸危機後的 2009 年,至 2019 年,上漲時間已持續 11 年,雖然2018 年四季度出現大跌使得當年年線收陰,一度認為上升行情就此終結,但事後來看, 2018 年四季度的下跌依然只是上漲行情的一部分。

2020 年,上漲行情進入第 12 個年頭,雖然 1980-1999 年美股也經歷過長達 20 年的大牛市,但當年的點位與本輪行情的點位根本不在一個水準上,因此 2009 年以來的這波已持續 11 年上漲的大牛市, 可以說歷史上最為壯觀的,相應的蘊含的風險也是最大的。

由於 2019 年收盤價高, 2020 年初大概率還有慣性上沖再創新高,但鑒於今年開盤價較高,且進入上漲的第 12 個年頭, 繼續呈現 2019 年的上漲幅度難度很大,而沖高回落的風險也隨時會釋放,不得不提防。


道瓊工業指數

年線分析

2019 年平開高走,上漲 22.34%,大陽線報收,幾乎“光頭光腳”,上漲勢頭很強。從年度漲幅度來看: 歷史上類似年份出現在 2017 年( 25.08%)、 2013 年( 26.50%),大漲之後的年度運行,一次出現沖高回落收陰,一次出現漲幅收窄的小陽;若繼續向前追溯,類似漲幅的年份還有 2003 年( 25.32%)、 1999 年( 25.22%),大漲之後的年度運行,一次是高位窄幅震盪,一次是小幅下跌。 1995-1997 年這些年漲幅也較為可觀,但鑒於當時點位較低,且距當前有相當的時間間隔, 參考意義下降。 綜合來看,年度大漲之後,尤其是持續上漲之後,出現上漲猶豫或是沖高回落的可能性大增,因此 2020 年的整體運行將不及 2019 年,需要提防高位震盪,出現沖高回落走勢。

由於 2019 年收盤價高,故 2020 年初應有慣性上沖。上沖的高度,因指數已創出歷史新高,上方阻擋位置無法判斷,參照歷史上年度大漲之後的上沖幅度,大體估算,2020 年指數的上沖高度基本限定在 31000 點。 (參見圖 1)

季線分析

2019 年 4 個季度連續收陽, 2020 年初進入第 5 個季度的運行。歷史上看,一般上漲強度維持 4 個季度後會出現震盪,當然也有出現過 10 個季度左右的超強運行,因此需要提防 2020 年一季度指數可能會出現沖高回落。

技術指標方面,雖然這種長期運行圖上,技術指標信號不靈敏,存在明顯滯後,但是對於當前的狀態仍具有參考意義,尤其是風險狀態。 RSI 指標在 2017 年底呈現嚴重超買,目前再度出現超買,且很有可能與 2017 年底呈超買區背離,顯示持續上漲之後, 當前風險很高,上漲隨時生變,歷史上這種級別的超買背離很少出現,曾經在 2007 年四季度出現過(級別更大),因此需要提防 2020 年指數的波動風險,但波動幅度可能不會完全釋放在 2020 年。 MACD 指標較 RSI 指標滯後, 目前還未有風險提示,但運行的位置在歷史最高,雖然指標掉頭需要一段時間的運行累積,但如此高位運行至少提示當前的風險很高。(參見圖 2)

月線分析

形態上看, 2018 年之後,指數在高位震盪,呈現擴大形態,這是一種典型的看跌形態,但 2019 年 7-10 月經過 4 個月的反復在形態上沿處掙扎,最終向上突破,這是很少見的,一方面說明當前的勢頭很強,當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當前市場的極高風險。 向上突破後,形態上沿的阻擋轉為支撐,對應位置在 27000 略高,是未來回落的支撐。

從支撐線來看, 2009 年初低點 6469 啟動的本輪牛市,未來一段時間支撐線位置在22000 附近,具有強支撐作用。

技術指標: RSI 目前接近超買,且有頂背離, 2020 年一季度的繼續上沖將形成超買區頂背離,提示風險; MACD 目前運行沒有問題,但 2018 年初指標位置很高,未來很有可能呈現頂背離,但該指標較 RSI 滯後,因此需要等 RSI 超買背離之後。 (參見圖 3)

綜合來看,本輪牛市始自 2009 年, 2020 年進入運行的第 12 年,這輪牛市持續時間及幅度頗為壯觀,相應風險也處歷史高位, 技術指標呈超買區背離。 2019 年大漲, 2020 年初還有慣性上沖,但據歷史類似情景, 2020 年大概率會漲幅收窄或回落,技術測算上沖的高度限制在 31000 點附近,時間落在一季度,下方的支撐位置在 27000 點、 22000 點兩檔,回落風險釋放不一定局限在 2020 年。



標普 500

標普 500 指數的運行與道指大同小異。

年線分析

2019 年上漲 28.88%,年線大陽線報收,可以說是歷史上最強的上漲,雖然 1995-1999年也出現過更大一些的年度漲幅,但當時的點位相對較低。持續上漲之後出現加速上漲,則需要提防隨時出現的風險釋放,一旦風險開始釋放其威力不可小覷,當然不一定完全落在 2020 年。由於 2019 年收盤價高, 2020 年初還有上沖創新高,按10%估算,高點約在 3500 點附近,全年運行或將呈沖高回落。(參見圖 4)

月線分析

從形態上看, 2018 年之後高位反復震盪,形成擴大形態, 是一種看跌形態,但最終選擇了小概率的向上突破,形態上沿由阻擋轉為支撐,對應位置在 3100 點。從支撐線看, 2009 年低點 666.79 形成的牛市支撐線,未來一段時間的運行位置在2600 偏下。

從連續上漲的持續時間看,一般 4-5 個月連續收陽之後會出現震盪,更強一些會出現連續 7 個月收陽, 2020 年 1 月之前已經連續 4 個月收陽,因此 2020 年一季度大概率會出現沖高回落。

從技術指標看, RSI 已經接近超買,且大概率呈現超買區背離,繼續上漲提示風險;MACD 目前運行沒有問題。(參見圖 5)

綜合來看, 2020 年一季度還有沖高,點位估算在 3500 點附近,連續數年上漲之後出現加速則需要提防風險隨時釋放, 技術指標將呈超買區背離,下方支撐在 3100點、 2600 點。



納斯達克指數

納指的運行與道指、標普指數的大同小異。

年線分析

2019 年上漲 35.23%,年線大陽線報收,歷史類似漲幅的年份是 2017 年、 2013 年、1999 年,直觀上看, 2019 年的大陽線與 2017 年、 1999 年更類似,因此需要提防2020 年出現沖高回落的運行。沖高的幅度不好測算,納指的上沖往往強於道指與標普,按 10-20%沖高幅度估算,點位元或會觸及 10000 點。(參見圖 6)

季線分析

主要看一下技術指標 RSI,目前指標已經進入 80 的超買區,而 2018 年三季末的 RSI指標為 95,嚴重超買,很難被逾越,即目前指數已經遠遠高於 2018 年三季末,但指標無法超越,形成超買區頂背離,這個級別很大,歷史上還沒有出現過這種級別的超買區背離,因此當前的風險很高,因此需要提防類似 2018 年四季度的回落,甚至類似 2000 年的回落。(參見圖 7)

月線分析

先看技術指標: RSI 進入超買區,且與之前形成背離,之前也出現過類似的背離,之後均呈現了明顯的調整,一次是 2015 年 8 月至 2016 年 2 月,一次是 2018 年四季度,目前的超買區背離更為明顯,而且 MACD 也有背離跡象,因此需要提防後市的調整,尤其是指數加速上沖之後。

綜合來看,納指 2019 年的上漲,直觀上與 2017 年、 1999 年類似, 2020 年還有慣性上沖,不排除會觸及 10000 點,但風險也是歷史上最高級別,指標出現超買區背離,因此沖高之後需要提防出現類似 2018 年四季度,甚至 2000 年的調整。下方支撐 8100 點、 6200 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