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昨日(2020/07/15)最大的新聞,就是歐洲第二高等法院判定蘋果贏得了一項針對創紀錄的130億歐元(約計149億美元)愛爾蘭稅單的法庭訴訟。

在全球反避稅及COVID-19衝擊政府財源的時空背景下,蘋果的這場勝利特別引人注目。

但本案還可以繼續上訴,估計歐盟委員會不會善罷甘休。畢竟,他們手上還有其他類似案例,例如星巴克或菲亞特汽車,歐盟委員會要求當地政府向企業追繳不公平的稅收協議下的稅金。雖然,許多歐盟國家政府並不是很想配合。

很諷刺的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才在一周前(2020/07/08)發布數據表示(參考前文: COVID-19充分暴露了避稅對社會的危害!),來自匿名跨國企業彙總的「國別報告」相關信息,凸顯了國際對傳統稅制進行改革的必要性。OECD數據讓人們發現大規模的避稅是導致我們公共服務的資金短缺最直接的因素之一,而COVID-19大流行已充分暴露了這種情況。政策制定者必須採取緊急行動以阻止這些損失並支持公共服務,在疫情的衝擊下,人們似乎承受不起等待。

跨國企業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稅務規劃該怎麼走?

我們不妨先回頭來看看這個案子,為何歐盟委員會要蘋果補稅130億歐元?


蘋果過去的稅務規劃

簡單來說,蘋果透過雙愛爾蘭公司的安排,將集團在美國區以外的有效稅率降到4.5%。

甚至在愛爾蘭的一間公司,蘋果留了1,040億歐元的利潤,但這部分的有效稅率卻低到0.005%!

它怎麼辦到的? 

  1. 先設立兩家愛爾蘭公司: Apple Sales International ("ASI")及Apple Operations Europe("AOE")。
  2. ASI/AOE透過與蘋果美國簽訂成本分攤協議(Cost Sharing Agreement),分攤部分的研發成本費用,以取得美國區以外的無形資產所有權。
  3. 蘋果美國區以外大部分訂單的剩餘利潤都留在ASI/AOE,按愛爾蘭及美國的稅法規定,這些利潤皆無須課稅(詳下)。
  4. ASI/AOE這兩間公司雖在愛爾蘭註冊登記,但無員工也無辦公室,公司的實際管理決策都是由美國總部的人員完成。ASI在愛爾蘭另設一分公司,雇用人員從事經銷業務;AOE也在愛爾蘭設一分公司,雇用人員從事製造及服務業務。
  5. 美國稅法對稅務居民的認定是以公司登記地為準,故ASI/AOE兩間在愛爾蘭設立登記的公司,利潤無須繳美國稅。
  6. 愛爾蘭稅法對稅務居民的認定是以公司實際管理控制地為準,故ASI/AOE兩間在實際管理地在美國的公司,利潤無須繳愛爾蘭稅。
  7. AOE分公司與愛爾蘭稅局簽訂稅收協議,按淨成本加成率(=營業利潤/營業成本及費用)計算所得課稅,這是製造公司而言是最便宜的稅。
  8. ASI分公司與愛爾蘭稅局簽訂稅收協議,按貝里比率(=毛利/營業費用)計算所得課稅。也就是說,不管ASI的訂單收入多高,創造多少利潤,都不會增加其在愛爾蘭繳的稅,因為計稅的基礎是在「營業費用」而非「營業收入」,而ASI的營業費用,就只有一般銷售公司基本的銷管費用而已。在計稅金額固定下,一旦蘋果把海外訂單收入放在ASI的金額越多,利潤就會飆高,分子(所得稅)固定,分母(利潤)變大,有效稅率(=所得稅/利潤)自然就會下降。
  9. ASI的有效稅率到了2014年,甚至降到了離譜的0.005%!
  10. 蘋果有效利用美國和愛爾蘭法律中的漏洞,達到了最大的稅負節約。


歐盟委員會的立場

歐盟透過所謂的「國家援助法(State Aid)」,明令禁止成員國向某公司或某公司集團提供某些選擇性的優勢,而其他公司則無法使用。這些優勢可以包括:通過稅務機關與某公司達成的協議,對一家公司與另一家公司採用不同的稅收待遇,預先批准其稅務安排。歐盟委員會於2013年開始對授予跨國公司的稅收裁定國家進行大量調查,其中就包括蘋果。

國家援助法基本上是用來促進市場競爭並防止國家給公司帶來不公平的優勢,在歐盟委員會看來,允許公司避稅就像給它現金補貼一樣妨礙公平競爭。

2014年,歐盟委員會對愛爾蘭稅務機關授予蘋果的移轉訂價安排進行了調查,該調查涵蓋了跨國集團如何評估其實體之間的交易。委員會在兩年後得出結論,愛爾蘭在1991年和2007年的裁決為蘋果帶來了巨大的稅收優惠,並允許蘋果僅對其利潤的一小部分納稅,這違反了國家援助法。

歐洲委員會命令蘋果在2003至2014年間向愛爾蘭償還高達130億歐元的稅款和利息。


愛爾蘭政府的態度

愛爾蘭政府2016年表示,歐盟委員會誤解了本案的事實和愛爾蘭法律的適用。愛爾蘭政府堅持,本案的結果係愛爾蘭稅法與美國稅法之間的不一致所產生,這導致蘋果的某些利潤不須在任何一個國家繳稅。

愛爾蘭政府認為,蘋果沒有得到優惠的稅收待遇,因此該公司已經繳了該繳的稅款。

很妙,但並不難理解。

畢竟很可能是因為這些稅收協議,才讓蘋果選擇愛爾蘭為海外總部,並在當地創造就業機會。

就愛爾蘭政府而言,引進蘋果海外總部進愛爾蘭,或許不算是筆不划算的交易。


蘋果的態度

這自然不用多說,基本上就是一切合法合規,已按照稅法規定繳納該繳的稅。


歐洲第二高等法院的裁定

法院表示歐盟委員會未成功地向必要的法律標準證明愛爾蘭的稅收裁定存在方法上的錯誤,從而會改變應在愛爾蘭獲得的利潤額,也未能證明愛爾蘭的稅收裁定為蘋果提供了選擇性的優勢。

根據法院的說法,歐盟委員會錯誤地宣布ASI和AOE被授予了選擇性經濟利益,並因此獲得了國家援助。


後記

這個案件,某種程度反映了稅收是國家主權問題,歐盟委員會無法直接質疑歐盟成員國的公司稅法,所以祭出國家援助法來防止類似的避稅行為。

但國家援助法是後來的制定,蘋果的租稅規劃並未違反當時的法令,又已與愛爾蘭稅局達成書面協議。一旦蘋果這合法的租稅規劃最後真的被歐盟委員會補了130億歐元的稅,教企業該如何適從? 

現在的守法不表示沒有違法? 遵守與政府談的稅收協議也不保證安全? 那稅務確定性何在?

無論如何,現在與未來,在歐盟國家援助法及全球反避稅浪潮下,諸如愛爾蘭或荷蘭之類的國家未來若想繼續充當公司的避稅管道,必然受到嚴重的抨擊。

未來的租稅規劃,還是貼著經濟實質走才算安全

更多的個股稅務分析,請參考《個股稅務》

延伸閱讀—蘋果《130億的欠稅官司,歐盟上訴》《貝里比率》移轉訂價規劃手法


拍手 拍手
5 次拍手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目前還沒有人留言喔,
成為第一個留言的人吧!
聲音節目
沒有描述
--:--
--:--
1.0x
播放速度
2.0x
1.75x
1.5x
1.25x
1.0x
0.75x
追蹤列表
播放清單
沒有播放清單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
返回播放器
接著播放
清除全部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