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對不起【之一】

超過20年了,我人一直都待在台北,沒能親力親為照顧您,也無法晨昏定省陪伴您,還好家麟與您同住,讓您這些年來不但身體健康,心情愉悅,年初更是開開心心地歡度92歲生日,不過,該來的終究會到,七月開始您身體狀況突然急轉直下,住院的時間比待在家裡的時間還多,儘管家麟與致芳倆人都很有心更是用心,但一來他們終究不是專業醫療照護人員,24小時待命因應突發狀況的壓力太大了;二來他們還有工作與兩個孩子,照顧年邁體弱長者時難免顧此失彼或分身乏術,所以前一段時間我才決定送您去長照中心,事實證明您在那裏被照顧得非常好,但,正因為您不是待在家,所以11/13中午您被緊急送上救護車,還沒到醫院就在救護車上嚥下最後一口氣時,兩個孩子都沒能在您身旁,我知道沒看到我沒啥關係,但來不及讓您看到最疼愛的家麟的最後一眼,不知道您會不會有遺憾,會不會怪我?希望不會,但如果有,對不起…


老爸,對不起【之二】

從小到大,家麟一直都是乖巧懂事、讓您放心;我雖不至於為非作歹混流氓,但國小逃家、國中翹課、高中留級、大學暑修,一直到參加我的大學畢業典禮,您才鬆一口氣,因為四年來從未看過我成績單的您,終於確定我是真的可以畢業了。所以,多年以來我一直不敢問您,但我其實很想知道,在您心中,會不會有點後悔生了我這個蠢事幹得比好事多的兒子?家麟絕對是萬中無一的棒,但我,是不是個也讓您覺得驕傲的孩子?如果我也是,那是您夠寬容、教得好;如果不是,對不起,下輩子我會努力做得更好。不過,我比較希望下輩子不是當您的兒子,而是當您的爸爸,換我照顧你,彌補這輩子我對您的萬般虧欠,對不起…


老爸,對不起【之三】

從接到電話趕回高雄,親見您的遺容,一直到您火化,骨灰送進忠靈塔,雖然我的心被掏空了一大塊,而且是永遠無法填平的一大塊;雖然我必須咬破嘴唇,指甲抓出血痕才能壓住隨時會潰堤的情緒,但我終究忍下來了,一聲不哭、滴淚不流地陪您走完最後這一段路,因為我知道一輩子堅強又好強的您,最討厭我們在外人面前哭哭啼啼;加上我要負的責任還很多,我要扛的人還很多,有人不能沒有我,怎麼可以因您的離開而影響情緒,甚至耽誤該做的事情?我懂,所以一輩子都不怎麼聽話的我,至少在最後的最後,當一次聽您話的孩子,雖然好難…真的好難…,但我還是做到了,但若因此讓旁觀的外人誤會,您怎麼會教出個沒血沒淚的不肖子,對不起…


老爸,對不起【之四】

之前您一直對我耳提面命,說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正常過程,何況您已經九十幾歲了,早就活夠本了,所以有一天您走了以後,要我一定要像平常一般,該吃飯時吃飯,該睡覺時睡覺,該做事時做事,該休息時休息,有什麼好難過的,有什麼好想的!我完全認同您的說法,我也認為我一定做得到,當時更是信誓旦旦地答應您,不過…,我高估自己了,因為…,我只能做到一半。您剛離開的那一兩個禮拜,白天的時候我都沒問題,正常得很,沒流露出任何不該有的情緒,也沒耽誤任何我該做的事,我更確定沒有任何人發現;但夜深人靜時,小芭樂跟佳蓉都熟睡之後,我就會坐到書桌前,看著窗外,一整晚靜靜地想,想著您一生的顛沛流離,想著您一生的苦難災厄,想著您一生的付出犧牲,想著我這個渾蛋兒子做過多少讓您擔心傷心的事,這個時候,眼淚不但會不爭氣的流下,還是斷不了停不下的流,一直流,一直流,對不起…


老爸,對不起【之五】

從11/13中午接到家麟電話之後,我便進入了『白天對外一如往常、深夜獨自碎心斷腸』的狀態,不該亂喝的我沒有喝,但該吃的我也毫無胃口;不該偷懶的時候我沒睡,但該休息的時候我也無法入眠,天天都吃不下睡不好,遑論練跑、重訓、核心,我一樣都沒心情做,我很清楚,有點腦子的人也都知道,在這種身心靈都已嚴重耗損至臨界點的情況下,5公里健康馬都不該去跑了,11/23還要去拚個精氣神十足都未必能順利完賽的100K超馬,跟找死有啥不同?明知道您一定會生氣,但…,我…,還是任性地去了,不是為了追求什麼、實現什麼、挑戰什麼或紀念什麼,很單純的就是…想以完賽當作完結—悲傷情緒的完結;以及另外一個我必須去,也一定會回來的目的。


11/22傍晚,入住會場旁親水棧民宿。會餓,但依然食不下嚥;好累,但依然闔不了眼;


11/23,第一圈:五點起跑,河堤雖有路燈,但天色仍暗昏,我的頭更昏,起跑後才沒多久,我就一個腿軟腳滑失注意,不慎摔下河堤邊斜坡的草地,還好沒人看到,運氣好我也沒順勢滾進河裡,很快就自己爬上來,也因此嚇醒了點;


第二圈,天色已亮,氣象預報說的雨不但沒來,還連半滴都沒有,反而是太陽不小,即便戴著帽子與太陽眼鏡,還是覺得陽光越來越刺眼、身體越來越虛弱、意識越來越散離,眼神也越來越難聚焦,停下來好幾次,踉蹌了好幾次,也乾嘔了好幾次,但還是跑跑走走的硬撐了下來;


第三圈,時序已近正午,踉蹌次數越來越多,乾嘔頻率也越來越高,但就這麼七分昏三分醒的走著(跑不動了),還是回到私補區,本想喝罐蠻牛提神一下趕快就走,但一轉頭看到有些跑友趴在私補區桌上休息,有的躺在地上閉眼休息,強忍多天的倦意與睏意竟在此時猛然襲來,走路已有點搖晃的我也找了個蔭涼處,躺下去想說小瞇一下應該還好,沒想到…,我猜我是瞬間昏過去了吧,一昏還不知道昏了多久,直到被其他跑友家屬不小心踢到我才驚醒,然後不及細想,墨鏡跟帽子也忘了戴起來,慌亂起身就拔腿衝回跑道;


第四圈,太陽還是很大,即便剛剛才昏過去一陣子,但驚醒後的精神反而更差、身體更累,畢竟這十天來都沒怎麼吃也沒怎麼睡,前60K又是除了水與鹽片,絲毫未補充其他東西(補給站都有準備,是我自己不取),;加上沒戴帽子跟太陽眼鏡,刺眼陽光讓人更加暈眩,走著走著突然兩眼一黑,我又滾下河堤邊道,這次就有人發現了,兩三個跑友衝下拉我,一位大哥還問要不要幫我打電話叫裁判組派人來接?當!然!不!要!我精神奕奕地跟大哥們道謝(一整天最有神的狀態就是此時),還立即跳兩下伸展幾下,他們看到大概覺得沒事了,剛剛應該只是我不小心仆街,拍拍我喊加油就刷過去了,見他們跑遠後,我又撐著路旁樹幹休息了一下,回神了一點,繼續走;


第五圈,坦白講,我很努力回想,但對最後一圈幾乎沒啥記憶,只知道天色漸黑且越來越暗,其實不冷但身體已出現無法控制的發抖,賽道的感覺彷彿只剩我一個人,但也知道再用走的,恐怕無法在15個小時內完賽,等於白來一趟了,於是試了一下,沒想到竟然又能小跑起來,幾近散離的意志也像是迴光返照般稍復精神,就這麼摸黑跑著,回到終點時人已經超少,似乎只剩工作人員,幾乎沒看到其他跑友與親友團,不過,我還是如願拿到了我的專屬刻名獎牌,終於,我站不住了,一屁股就癱坐下來,低頭看看獎牌,抬頭看看天空,眼淚又很不爭氣地流出來。老爸,這是兒子我最後一次惹您生氣,也是最後一次為您流淚,最後一次了,對不起…


老爸,天上的您,會想我嗎?我…很想你…,對不起,又讓您擔心了,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以後也不會再這樣了。


備註一、這就是之前賤芭樂說,冬山河100K我不但沒信心拿下,更是一丁點把握都沒有的原因。


備註二、蠻牛?咖啡?其實根本不需要,雙手最有效,每每意識到快倒之前,就狠狠地自賞幾巴掌,提神的效果真的比較好。


備註三、跑完隔天我便已回復正常飲食與睡眠,調養了幾天迄今,之前餓掉的肉也都火速長回來了,現在無內傷無外痛,一切都很好。


備註四、老爸,這首歌獻給您,下次回高雄時,我再在您的新家前唱給您聽  


拍手 拍手
104 次拍手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Juilien Wang
星期一
很想騙你安慰你可是我想你老爸不會怎麼想所以實話實說。緬懷思念自己的父母是一輩子的事當你越老的時候想得越多也不用一刀切對父母的懷念,好好過日子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報答別再怎麼自虐了小心他爬起來打你。用你的心思去看待小芭樂反觀就是他對你的心意你當會明白的。他老人家也沒走遠時時刻刻在盯著你呢!請節哀順變
回覆
Cathy Ou
星期一
希望芭樂老師能趕快走出來,謝謝你帶給我們的投資知識和人生觀念。
回覆
奕志
星期一
希望芭樂哥能早點恢復健康,看你的文章感覺你那天跑到快往生了。讓我也想希望以後能嘗試的目標,雖然我很肉腳
回覆
優質主任
星期一
老師 我能感同身受 但一切的一切還是必須要撐下去才有明天繼續走下去
回覆
Sun0526
星期日
心意最重要 父應懂你 !保重!
回覆
Eyes9999
星期日
芭樂大 保重。
回覆
pohsun2002
星期日
芭樂大 您不僅是投資上的老師 也是人生路上的老師 我要謝謝您 期待您振作再聽您聊投資話家常
回覆
賈玉寶
11/30
芭樂爺了解您的心,也以你為榮,已成佛的芭樂爺在天上保佑著你!
回覆
Luna Wu
11/30
名副其實超馬芭樂!
不只完賽百K!!
也平安完賽一場人生馬拉松!!!
回覆
張世威
11/30
節哀順變,請保重芭樂爺
回覆
11/30
讓我想到外公外婆的離開~至今依舊非常想念他們。芭樂爺一定非常愛你,老師要好好照顧自己!
回覆
joehsu66
11/30
芭樂爺會以您為榮,您也會是個好老師,好爸爸~ 很感謝您真心無私分享這些實用的股市知識給我們
回覆
chenchangyo
11/30
萬般皆是空~切勿以親而失~孝心甚好~廣善積德~善哉而報~
回覆
為提供給你更好的使用體驗,請至桌面版網站或用 PressPlay app 使用此功能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