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這篇原本去年八月在社團裡發表,現在以隨筆的形式貼出來。


Netflix上面的美食不美(Ugly Delicious)真的是很對我的胃口(因為是美食節目,高級笑點ㄏㄏ)。剛退伍那陣子看很多跟食物有關的節目,不論是在Youtube上面(Bon Appetite, Binging with Babish, You Suck at Cooking)或是在Netflix上(這一部和Chef's Table)。每一個節目或頻道都有很明確的特色和架構。像Binging with Babish就是以重現電視劇或電影裡的料理為主,而Ugly Delicious則是每一集都會聚焦在一種料理上面(例如:披薩、塔可),然後訪問世界各地做這種料理的頂尖廚師。除此之外,兩個主持人(一個也是名廚,另一個是美食評論家)也會提供自己的觀點。而且不只是從技術和文化層面去談。甚至會觸及到政治、歷史和人生哲學等等。

Ugly Delicious讓我感受最深的兩個點,分別是「身分認同」跟「傳統與創新」。當其中一個主持人分享自己身為韓裔美國人的成長經歷,很多我小時候住在美國,甚至後來搬回台灣的回憶都一一浮現。那種因為家庭環境的文化差異,而無法和同儕產生共鳴的感覺。像我這種人,一般被稱為第三文化的小孩。因為不是在單一文化中安定成長,所以和任何一種身分認同都有著一層隔閡。不論是美國人或是台灣人,相處起來再怎麼融洽,都會認為我「非其族類」。但被迫在邊緣觀察社會,某種程度也讓我培養了多多思考的習慣。間接催生了這個頻道。

話是這麼說,大半人生在這塊土地上度過,多少也產生了情感。所以我製作影片其中一個目標,也是為新世代創作者收集教育資源。希望透過分析和了解歐美成熟的娛樂產業,來提升我們自己的能力。在資訊時代,媒體的普及率前所未見,創作者所擁有的影響力也會比過去來的強勁。所以除了要意識到自己的社會責任之外,也得使盡全力去學習,不斷提升能力。

至於「傳統和創新」,則是因為大學時期我做了一些衝撞體制的事情。一方面我了解傳統的重要性,知道它所承襲的歷史脈絡有多少價值。但又因為不喜歡被限制,所以老是想要讓身邊的人願意接受我奇怪的想法,放我去做一些非傳統的事情。當然學生時期的反抗最後以失敗收場,但這個頻道算是我開闢的新戰場吧。希望這次能稍微有一點點成就。

講到最後好像都沒有提到跟食物有關的事情,哈哈。

總之,我很推薦Ugly Delicious。Netflix第一個月免費,所以不必花錢也看得到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