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我覺得從故事架構、視覺敘事和劇情深度來說,黑豹是一部差強人意的電影。而就算它的美術設計、配樂和演員表現都很好,這些還不足以構成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的理由。即使如此我還是認為這部電影入圍實至名歸。

  好萊塢體制性的種族歧視,打從電影產業萌芽就已經存在。我談的不只是1915 《一個國家的誕生》裡面把黑人描繪成蠻夷、三K黨是民族英雄的那種歧視。而是包括1927年《爵士歌手》、1956年《征服者》和1964年《第凡內早餐》裡頭的黑人、蒙古人和日本人全由白人演員飾演,那種就算要搞特效化妝也不給其他人種機會的那種歧視(《爵士歌手》的狀況比較特殊,但要解釋清楚會花更多篇幅所以暫不贅述)。除此之外,改編作品將原本是其他人種的角色改成白人的「洗白」處理,到現在都還持續發生。不論是2008年《決勝21點》直接無視當事人的華裔身分,到2017《攻殼機動隊》利用原著設定上的灰色地帶硬是把主角改成白人。都一再凸顯美國電影產業因為內建的偏袒態度,而塑造了「主角不是白人就是不正常」的文化霸權。

  在這樣的環境下,以非白人為核心角色,或是以非白人的文化為主題的電影很難拍成。就算能拿到經費,也必須做出很多妥協。不論是要從白人視角切入(2003年的《末代武士》),或是只能拿到很少的錢(1993年的《喜福會》經費一千萬美元左右,以好萊塢標準來說差不多是零錢)等等。

  我在《瘋狂亞洲富豪為什麼是好萊塢的里程碑》那支影片裡面有提到「媒體再現」,也就是不同族群在大眾媒體中的曝光度的問題。這牽扯到不同族群對於相異人種的認識程度,所以對於族群和諧有舉足輕重的影響。這是許多民權運動和弱勢族群長期奮戰下,才漸漸被主流意識發覺的議題。光是回溯十年,幾乎沒人在乎一個亞裔人士的豐功偉業改拍電影的時候,主角忽然變成白人這種事。所以只要正視這整個產業的歷史,一部全以黑人為核心卡司,以非洲文化為底蘊,而且認真談論美國種族問題的超高成本主流娛樂片有多難能可貴,可不是一句「政治正確」就能帶過去的重大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