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成年、大學畢業後,你也曾面臨「回家」與「離家」的兩難嗎?Dcard上各式各樣關於成年後住哪、跟原生家庭的連結該有多緊密的發問。可以發現幾個常見的心聲:「家中總瀰漫低氣壓,或高壓控制的氛圍,讓人不想繼續住家裡,覺得有礙身心健康」,或「出社會工作,有了自己的生活步調和人際關係,希望有屬於自己的空間,所以希望自己住」。

 然而同時,常伴隨著「雖然法律上成年了,但我真的可以搬出去嗎?」「這樣會不會很不孝?」「我也不是不愛父母,但我也想要自己空間,怎麼辦?」的兩難糾結。

長大後誰不是離家出走
茫茫人海裡游
抬起頭才發現 流眼淚的星星正在放棄我
請擁抱我 萬一我不小心墜落
-<大人中>盧廣仲


 讓我們點播一首盧廣仲的<大人中>來陪伴我們度過轉大人的歷程吧。民法上,我們20歲的瞬間就「成年了」,但心理上的成年不可能一夕之間轉變,需要歷經一些時間調適、一些事件讓我們省視自己和家人的關係。

 長大了,會想要多一些「自我」是很合理的,同時我們對於家人也很可能有一些「牽絆或牽掛」。很多自己的事情、想法,要不要和家人明說、或者怎麼說?在兼顧自己和家人的轉大人之路,讓我們用華人心理學家提出的「多元個體化」來尋找平衡之道!

「難的是怎麼說出真正想法」-半熟大人如何跟家人「自我揭露」?

「想說的說不出口、不想說的傷人話卻說了不少...只是和爸媽說個話,怎麼這麼難」
你也有過類似困境嗎?

 台灣學者訪談17位20-30歲的「成年初期」的半熟大人,發現或許是受文化影響,華人親子間的「黏結」,使得子女從年幼依賴到成年後獨立的路上面臨矛盾掙扎的「自我揭露困難」。青年的掙扎大致包括以下四種型態:

figure-2
資料取自:蘇詠絮、張滿玲、鍾昆原(2013)。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從辯證觀看華人成年初期的子女對父母的自我揭露。
訪談對象有7 位大學生、4位研究生、1 位在職研究生、1 位待業中,4 位已進入職場。
他們皆未婚,有8 位與父母同住,有11 位的生活費部分或全部是來自於父母。

 歸納起來,華人子女想對父母自我揭露時,時常因為「不善或不慣表達、害怕或擔心父母的反應、想證明自己已經長大不用父母擔心」,而隱瞞不說、或迂迴逃避、甚至是陽奉陰違(例如假裝同意聽話其實照自己的想法做)。

 由此可知,華人的親子溝通,無論有沒有通,內心都可能上演了一場場「順從與自主的矛盾、義務與親密的糾結、依賴和獨立的辯證」小劇場。無論最後溝通效果如何,在內心的反覆思索與努力,都值得被看見與鼓勵。

即使掙扎糾結,親子溝通依然有突破契機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歷經許多矛盾糾結的內心掙扎,學者也發現許多半熟大人仍會因為覺得「這是義務,總有天要讓父母知道」、「觀察父母也慢慢放寬心能接受」、「情緒失控,就順勢賭一把就講了」、「想被父母肯定認同」及「親子能以朋友關係相處」,而有了開口說出真心話的契機。

「我想說倒不如自己講,因為早點講總比到最後事情爆發的時候來的好。」

「爸爸媽媽比較能接受之後,就慢慢開始能夠分享了。」

「我躺在沙發上,就忍不住大哭喔,我就跟我媽講了。」

「我覺得有很大一個原因是因為我想要她認同我吧,就可能想找一個人來認同我。」

「我覺得是我媽已經把我當成一個可以對談的人的時候。她現在就是覺得,我是有能力處理事情的,所以她其實現在要做什麼事都會先問過我。」

 上述這些都是研究者訪談得到的真實分享。其實,成年後,會有一段想要長出「獨立自我」是很正常的,而同時可能又還沒完全轉大人,難以切換在家中、和上一代的角色,難以一時之間從「孩子」變成大人間的互動模式。這是一個從年幼與父母緊緊相依,到努力長出獨立自我,然後找到另一種與父母相依相擁的歷程,也是轉大人的練習題。

重新理解家人的「故事脈絡」,創造兼顧自己與家庭的「相依性獨立」

 近年來大眾越來越強調「孩子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個體」觀念,但或許是受華人文化影響,許多親子之間仍有很「黏」的連結。這可能來自華人的關係取向較重視「關係中的自我」(在為自己著想的同時,也會同時想著對方),自己和他人之間的界線,也可能因為親疏而有伸縮變化。這或許是比較容易受情緒勒索的原因之一,但也是讓我們的關係能彼此有更多支持、情感連結的優勢之一。

 親子之間想要真正獨立「個體化(成為一個獨立個體)」,需要先自我肯定,實踐自己的「功能」處理生活大小事,對事情有自己的看法和「態度」;並在「情緒」感受及需求「衝突」層面上家人有所分離

 至於怎麼做?不妨順勢而為,讓文化特性成為優勢吧!本土心理學研究發現有一種很臺灣派本土的獨立叫做「相依性獨立」,也就是依靠彼此但又互相獨立。這會伴隨關係中彼此的忠誠相待、彼此信任,也能提升內在角色認知能力。

 「相依性獨立」通常需要透過「覺察」與「發聲」來達到對原生家庭「讀境揣摩」的能力。

|覺察

這是心理要獨立的第一步,需對於自己和家的的關係狀態有所意識,也能理解、覺察家人某些行為背後的故事與不得已

|發聲

說出自己的想法是獨立的第二步,即使說了可能會引爆衝突也不要過度逃避,因為好的吵架是能讓關係昇華變更好的。一味憋著可能會讓關係越趨冷漠疏離,需要透過對話來讓自己真正從關係中「勇敢長出來」且「被家人看見」,進一步促進彼此理解。

|讀境揣摩Contextual reading

簡單來說就是理解家人的故事,看見幾十年來累積的「故事脈絡」。對「我家之所以長這樣」的情境有完整解讀,並重新以脈絡觀點理解父母,對父母有份新的了解。此時能從負擔感、糾結感中跳脫出來,演進成體諒感、承擔感,也就能在內心與原生家庭和解。

 轉大人不是一天的事,而是一段「歷程」。追求適度的分離與獨立,讓我們先找到自己,再擁抱家人。運用「相依性獨立」,分離不是「頭也不回的切割」,而是在回頭關愛中,保持向前走保有自己,找到更舒服和家人「一起」的方式。在離家之後,找到回家的路。

文/雞湯來了蕭子喬
校稿/雞湯來了陳世芃、張芷晴
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參考資料
蘇詠絮、張滿玲、鍾昆原(2013)。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從辯證觀看華人成年初期的子女對父母的自我揭露。應用心理研究,58,15-65。
劉惠琴(2005)。親子關係中「多元個體化」歷程的內涵與測量。中華心理衛生學刊,18(4),55-92。
拍手 拍手
2 次拍手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還沒有人討論誒,快來搶沙發...
聲音節目
沒有描述
--:--
--:--
1.0x
播放速度
2.0x
1.75x
1.5x
1.25x
1.0x
0.75x
收藏節目
播放清單
沒有播放清單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
返回播放器
接著播放
清除全部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