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當小芭樂已經可以跟我對話互動,帶她去打預防針時,我都會跟她講:『小妞,老天爺爺規定,每個小朋友都要打預防針,棒棒小朋友打一針,壞壞小朋友要打八針,妳當然是棒棒小朋友,所以待會打一針就好,但因為一定會有點痛痛,所以記得要哭哭喔,那很正常,不用忍耐,想哭就哭吧,把拔再給妳秀秀就好,那一點都不羞羞臉,只要別太離譜的哭太久,讓護士阿姨以為妳的身體很差有病,那就可能要多打一針了』。


帶她去六福村或迪士尼玩時也一樣,我會跟她說:『小妞,那些遊樂設施很安全,但會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忽快忽慢、轉來轉去,如果妳怕,不用玩沒關係;但妳若要玩,想尖叫就尖叫,想慘叫就慘叫,甚至要大哭就大哭,因為那都是正常的情緒,連大人也未必忍得住,妳不用不好意思』。


那,芭樂爺離開時,賤芭樂明明也有悲痛難忍的情緒,為什麼不能比照辦理?光明正大的宣洩,想哭就哭,想廢就廢,有何不可,幹嘛要掩飾隱忍躲起來?坦白講這也沒啥大道理,之所以『白天對外一如往常,夜晚獨自碎心斷腸』,理由只有一個:別人的崩潰不會影響我,但我的失控會影響別人!


還記得多年前我那個無緣的大哥英年早逝時,後事處理過程中賤芭樂也是一聲不哭、滴淚不流,當大嫂與童稚二子哭的死去活來,芭樂弟也難忍悲傷淚不停時(靈堂的音樂與氣氛,真他XD的有極強烈的催淚效果),同一時間若連看似堅強的我都正常地痛哭流涕,那誰來扮演安定的角色?誰能給惶恐的他/她們面對未來的信心?None!所以,陽光之下的賤芭樂,沒想過要正常宣洩情緒!事實證明當他/她們看到叔叔堅定的眼神,再聽到我平靜的口氣說:『不用怕,叔叔在』!他/她們的失控情緒確實就緩和了許多。唯一一幕我差點控制不住,是家祭儀式中白髮人送黑髮人那段,芭樂爺要拿掃把輕敲棺木四角,即使躺在棺木中的是他最重視卻也傷他最重的孩子,他的悲傷依然顯而易見,當看到他花白的雙鬢,微顫的雙手,緊閉的嘴唇,含淚的眼眶,雖只是輕敲幾聲,卻是重擊我心,悲痛情緒瞬間猛然襲來,但,我還是忍住了(雖然得咬破嘴唇、抓出血痕),過去拍拍芭樂爺的肩膀,輕聲地說:老爸,放心,我在!同樣地當芭樂爺看到我的堅定眼神與平靜態度,我知道他的情緒也平靜了許多。


這就是賤芭樂所說:別人的崩潰不會影響我,但我的失控會影響別人!如今,芭樂爺走了,當芭樂弟看到他一直以為如鬼神般堅強的小哥,竟然淚流不止哭翻了,雙眼無神人萎靡,他會怎樣?沒錯,侍親至孝,情感豐沛的他不但肯定會徹底崩潰,更有可能會一蹶不振地廢好一陣子,那就理所當然地班都可以不用去上了、老婆也可以不用顧了、兩個孩子更是都不用管了?當然不行!所以囉,我不可以正常地宣洩我的情緒。另一方面,我能打電話跟證交所與期交所說:『長官,不好意思喔,我爹突然走了,我心情低落到極點,這很正常吧;我這幾天也沒時間也沒心情看盤,你們應該也懂吧,所以,前兩天我下的單,請幫我取消,當作沒這回事,可以嗎』?呵呵,大大們知道答案的。大悲無聲,不是因為看淡看開而不哭,而是知道要為了我愛的人忍住悲傷,再難都要忍下來,以前如此,現在如此,以後賤芭樂依然會如此,我的情緒與眼淚,不存於陽光所照之處,永不!


至於那段期間有看過我,有跟我聊天,有跟我互動過的朋友,不用自責自己怎麼沒看出賤芭樂的情況,如果我可以藏到連小芭樂媽媽都沒察覺,你/妳們怎麼可能會發現啦!


月底想辦講座,籌備中,不過臨時才在找教室,有點不好喬….

拍手 拍手
144 次拍手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優質主任
12/05
字裡行間流露悲愴 老師你辛苦了 加油
回覆
洪傑森
12/04
沒事,忍住,您要比別人抗下更大的歷練!
回覆
為提供給你更好的使用體驗,請至桌面版網站或用 PressPlay app 使用此功能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