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在各國紛紛防避稅漏洞的大環境下,Uber卻能華麗轉身,創造另一波61億美元的抵稅權。它的稅務規劃,教人折服,反映了科技企業的進取心,以及積極面對新挑戰的勇氣。

Uber的過去

與許多跨國企業一樣,Uber過去利用租稅天堂及各國稅法漏洞將稅負成本極小化。其稅務規劃手段與NIKE如出一轍 (詳無懼虧損,看NIKE的稅務規劃!),例如挪移無形資產至百慕達公司("Uber荷蘭CV",其總部位在百慕達),並透過荷蘭營運有限公司("Uber荷蘭BV")及Uber荷蘭CV的交易安排創造出各地皆不納稅的完美結局。

但隨著國際稅務情勢改變,由OECD引領的BEPS反避稅浪潮,各國紛紛透過修法來防止跨國企業透過特殊安排將在高稅率國家獲得的利潤移轉到低稅率和免課稅的國家,藉以打擊國際避稅行為。

雙重稅改

由於CV-BV提供的避稅漏洞受到各界撻伐,荷蘭政府被迫在2020年1月開始對CV-BV的模式執行反避稅措施,亦即營運有限公司(BV)支付合夥企業(CV)的權利金費用不能作為稅前扣除(Tax Deduction)。簡單來說,Uber荷蘭BV支付Uber荷蘭CV的權利金費用,原先在Uber荷蘭BV報稅時可用來抵稅,但現在必須全被抹除,等於扎扎實實地被課25%的所得稅。

再者,自2021年1月起,當荷蘭公司要支付權利金費用給位在低稅率國家(例如百慕達)的公司時,必須加徵21.7%的扣繳稅。換言之,Uber荷蘭BV支付給百慕達公司(亦即Uber荷蘭CV)的權利金費用原本不用上稅,而在2021年1月起稅負將多了21.7%。

還沒完。

在另一端的美國,2018年由川普主導的稅改,引進無形資產所得稅的概念,亦即受控外國公司總所得超過有形資產10%的部分視為「無形資產所得(Global intangible low-taxed income, GILTI)」,而持股10%以上之美國公司股東須將無形資產所得的半數計入課稅所得,以美國稅改新稅率21%計算,相當於10.5%的稅負。這表示作為Uber美國受控外國公司的Uber荷蘭CV,其手中的權利金收入基本上都會被視為GILTI,被加徵10.5%的美國稅。

蠟燭兩頭燒

自2009年以來,Uber的汽車經營模式與共乘概念雖然一度成為市場顯學,但為了吸引廣大的使用者,Uber提供使用者鉅額的優惠,並補貼司機薪水,中間的虧損則自行承擔,期望取得廣大用戶後再逐步回收成本。Uber在2018年營收達112.7億美元,相較2017年成長42% ,但營運虧損也高達30億美元,雖然虧損幅度有縮小,但距離損益兩平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

2019年Uber在美國上市,卻在7個交易日內跌幅便達到26%,對公司及投資人的士氣,更是嚴重打擊。

在稅務面,又有美荷兩國的稅改夾擊。

此時的Uber,該何去何從?

絕境逢生

一切就稅論稅。

虧損對稅務而言不見得是壞事,厲害的人更懂得用它來節稅!

過去的營業虧損基本上可用來削減未來的稅單。Uber的年報指出,截至2019年底,它有88億美元的營業虧損未來可用來抵扣美國聯邦稅,若以稅率21%計算,它未來可少繳18億美元的美國稅。

荷蘭的部分就更精采了。

自CV-BV的避稅漏洞被防堵,及通過21.7%的權利金扣繳稅新規定後,Uber在2019年度進行組織重組:

  1. 它從百慕達公司中撤出無形資產,並裝入一家荷蘭公司("Uber荷蘭")。
  2. Uber荷蘭就是Uber的國際營運總部,因為擁有龐大的無形資產,未來全球各地使用其無形資產的公司,皆須支付它權利金費用。
  3. Uber荷蘭必須為上述無形資產產生的利潤繳稅,但根據荷蘭Innovation Box Rules,符合資格的無形資產利潤僅需支付7%的公司稅(預計2021年將提高到9%),遠低於美國的21%或荷蘭一般25%的公司稅率。
  4. 若Uber荷蘭有上述Innovation Box以外的利潤,一般而言要繳25%的荷蘭稅。若Uber荷蘭公司有符合美國稅法下的GILTI,其中一半的所得要繳21%的美國稅。
  5. 重點來了。Uber荷蘭從百慕達公司中取得的無形資產,在稅上可進行攤銷,以抵消在此上述因無形資產獲得的利潤。這個無形資產的攤銷總額約計244億美元。
  6. 你知道上述無形資產攤銷可抵多少荷蘭稅嗎? 答案是61億美元 (=244億*25%)!
  7. 這個無形資產攤銷可抵多少美國稅? 有51億美元 (=244億*21%)!

後記

Uber巧妙地將無形資產搬到荷蘭,並利用無形資產攤銷的手段,創造61億美元的荷蘭抵稅額

好啦! 讓Uber荷蘭每年賺5億美元好了,先不考慮Innovation Box,每年按荷蘭一般的公司稅率25%計算,所得稅是1.25億美元(=5億*25%)。這61億美元的荷蘭抵稅額,等於是48年不用繳荷蘭稅(=61億/1.25億)!!

焦點轉回美國,它有88億美元的營業虧損未來可用來抵扣美國聯邦稅,若以稅率21%計算,它未來可少繳18億美元的美國稅。

假設Uber美國每年也賺5億美元,按美國聯邦公司稅率21%計算,所得稅是1.05億美元(=5億*21%)。若不考慮虧損扣抵的上限(部分虧損是以80%為限),這18億美元的抵稅額,等於是17年內要繳的美國稅也很有限(=18億/1.05億)

雖然,Uber在其他國家仍會有移轉訂價問題,必須按當地法規繳納一定程度的稅。

但不可否認的,就整個大局勢的稅務規劃及風險因應,Uber已然華麗轉身。

更多的個股稅務分析,請參考《個股稅務》


拍手 拍手
3 次拍手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目前還沒有人留言喔,
成為第一個留言的人吧!
聲音節目
沒有描述
--:--
--:--
1.0x
播放速度
2.0x
1.75x
1.5x
1.25x
1.0x
0.75x
追蹤列表
播放清單
沒有播放清單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
返回播放器
接著播放
清除全部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