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由民主黨掌控的聯邦眾議院,日前經全院表決通過彈劾川普總統。但民主黨內對於是否彈劾總統,其實有不少雜音。(路透)

美國眾議院在上周三(18日)通過了川普總統的彈劾案,讓川普成為美國史上第3位被彈劾的總統,雖然全案還需要參議院進行第2階段彈劾審理,且一般認為以美國現在黨派政治的壁壘如此分明,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根本不會讓彈劾案過關,但彈劾案背後浮現的政治角力與權謀考量,卻是精彩萬分,值得觀察。

民主黨過去對是否彈劾川普一直舉棋不定,因為彈劾不一定會成功,還可能刺激了共和黨的團結,與其透過彈劾拉川普下台,不如在明年大選用選票把他選下台。直到「通烏門」爆發之後,民主黨才認為自己有責任站出來,對總統置個人利益於國家利益之上的濫權行為進行撻伐。但是為了避免川普指責民主黨一心只想拉他下馬,而不顧國家大事,眾院議長裴洛西在推動通過彈劾案的同時,也送了川普3個禮物,在美加、美墨的自由貿易協定、《國防授權法案》(包括建立太空部隊),以及降低處方藥價格等3個法案上放手和共和黨合作。民主黨想以此證明自己不是為反對而反對,收放之間自有一定的原則,但這樣的心機與兩手策略是得是失,可能要等大選之後才見分曉。

眾院通過彈劾案後,裴洛西表示不會馬上送參院審理。她知道參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的麥康奈一定會為川普護航,快快處理彈劾案,然後快快讓川普無罪過關。她當然不會讓川普如此輕鬆,她要拿這個程序問題跟麥康奈談判,確定參院會如何審理之後,才將案子交給參院,裴洛西顯然想在引爆點上掌握主動。《孫子》兵法〈虛實篇〉中說,兩軍交戰,誰能「知戰之時,知戰之地」,誰就占有優勢,民主黨的戰略顯然如此。

民主黨彈劾川普的罪名之一,是妨礙國會調查。民主黨表示在眾院聽證時,因為川普拒絕配合,許多證人如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等都沒有出席聽證,所以要求參院要傳喚更多的證人。麥康奈爾則表示,眾院自己功課沒做好,怎可要求參院補做?且若還需要傳喚更多證人,不是正足以證明民主黨控制的眾院將川普定罪過於草率?於是參院何時審,要不要傳喚更多證人,便成為新的談判戰場。

美國媒體拿川普和當年尼克森水門案相比,指出川普的處境比當年尼克森好多了,因為共和黨並沒有分裂,也還有右派媒體挺川普,參議院還在共和黨手中,大法官也傾向川普。更重要的是,尼克森當年在水門案上說謊,但川普卻完全把當初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電話內容公布,因為他覺得自己沒錯。所以不能拿川普和尼克森相比,民主黨黨內策士比的則是柯林頓。

當年柯林頓被彈劾,最後在參院雖然無罪過關,但是名譽已受到嚴重傷害,這個傷害一直到希拉蕊和歐巴馬競爭黨內提名時都還感受得到。民主黨要的就是這個,即便彈劾案沒有過關,也要重傷川普的聲望和共和黨的形象,最後反映在明年的選票之上。

可是彈劾案的衝擊會一直延續到明年11月大選嗎?美國老百姓在乎的是經濟,還是通烏門?彈劾案追得太緊或太快放川普過關,都可能影響各自的選票。綿密戰鼓聲中,兩黨策士都在小心計算,他們下一步會怎麼出招,也成為我們關注的焦點。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