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指正同事或下屬錯誤的時候,該怎麼說才不會破壞互相的關係?

這個問題,我們應該從反面來激盪一下:

那為什麼,指正別人錯誤會破壞關係呢?

有以下的可能性:

1.他不認為自己有錯

2.他無法接受自己有錯

3.他覺得跟你無關

4.他不喜歡你的指正方式

這幾種可能性,其實就藏在三個框架下:

一、自己本身的問題

不認為自己有錯,或是無法接受自己有錯,都在這個框架上。

當然,等一下我們可以進一步來探討,為什麼要把焦點放在對錯上呢?

二、跟你的問題

也就是說,其實跟你怎麼說無關,你們某種程度就沒有很好的關係。

對方會覺得關你什麼事,我幹嘛要聽你的建議呢?

三、溝通的技巧問題

你說話的時機、內容、語氣與肢體表情..... 等。

換句話說,只要這三個面向都能處理好,就不會破壞彼此的關係。

可是,這時候真正的問題浮現了......

我們指出對方的錯誤,只是為了不會破壞關係嗎?

這就是大多數人的盲點所在,於是在這個過程中,根本就失焦了。

你仔細思考就會明白,我們指出對方的錯誤,是為了要讓對方修正後,能達成目標。

如果大家能在這個前提下,那麼彼此的關係,根本不是主軸,只要不要讓它攪局就好了。

因此,我們現在認真來思考這個問題:

一、焦點不在對錯,而是有沒有達到目的。

當你要與同事屬下談論某件事情時,關鍵應該聚焦在這個問題:

『你覺得現在這個結果是你想要的嗎』?

接著,我們就可以深入:那是發生了什麼事,讓這件事變成現在這樣呢?

你發現了嗎?沒有對錯,但是可以有『討論的空間』。

二、有一種情況叫做:你們兩個沒有共識

如果,對方認為這就是他要的,但卻不是你要的,那怎麼辦呢?

你可以問他:你覺得這個結果,跟『我們』一開始設定的有沒有落差呢?

這裡我特別強調『我們』,就是要讓對方覺察到,這件事跟雙方都有關。

也就是避免對方落入與我何干的陷阱裡。

沒有共識,那麼所有的爭論就沒有依據,你就算想指責對方,也沒有合適的立場,即便你們有上下之分。

三、有沒有可能破壞了關係,卻能達到你要的結果呢?

為什麼我要你思考這個問題呢?因為當你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那麼其他的元素只要不阻撓你達到目的,何必在乎呢?

舉個例子來說:如果你希望對方奮發向上,改頭換面,於是你激怒他,讓他恨你、討厭你,但同時也真的『改頭換面』,那你覺得你能接受嗎?

當然,我要你思考這個問題的原因是,你會發現,也許你覺得『關係』比結果還重要。

於是,你可能就會改變你的做法,把焦點放在維繫關係上。

因為,當你這樣做,你可能會覺察到一件很特別、很美妙但似乎說不通的事,那就是當關係建立後,

竟然本來難解的溝通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因為,我們願意為了我們所重視、所愛、所喜歡的『人』而改變,但我們我們遇到討厭的人,甚至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這就是所謂的『人性』。

好的,這個問題已經深入分析了,現在你應該知道,焦點不在對錯上,焦點在未來,你應該知道,比結果更重要的應該是關係。

當這些觀念你都具備了,是否你就能如願以償,讓對方真心願意修正甚至改變呢?

於是,我們必須探討最關鍵的核心了。也就是溝通技巧的問題。

這個題目裡面沒有提到與家人溝通。

你會發現,這個問題其實普遍存在我們的家庭裡。

我們總是指出對方的錯誤,但也傷了和氣,破壞了關係,最後當然沒有達到目的。

也就是最後一點:我不喜歡你的『指正』方式。

如果你去問父母,你的目的是不是希望孩子某些行為上的改變?

他們會毫不猶豫的說:對啊!

如果你再問:那你跟孩子的關係比較重要,還是他的成績比較重要?

他們也會說:當然是『關係』重要啊!

可是,為什麼最後總是吵架收場呢?

簡單來說:那就是我們溝通的習慣問題而已。

該怎麼表達,才能夠讓對方感受到你的本意,並且能朝著雙方想要的方向前進呢?

接下來就要與你分享幾個實用的技巧。

一、何時說比怎麼說或說什麼還重要

事情發生的當下,難免都有情緒,在有情緒的情況下,任何事都聽不進去。

再來,私下個人與公開團體,兩種不同的情境下,對方的態度也會大不相同。

最基本的就是:公開表揚優點,私下告誡缺點。

最好有足夠的時間讓你說明前因後果,而不是只有告知事項而已。

每一天都有能量較高的時刻,這個時候來面談,效果也會出奇地好。

如果能創造一個固定的時機,例如:每個禮拜三的上午,來進行簡短的面談,如果能在這個時刻創造好的氛圍,習慣以後,這個時機就會是很好的切入點。

最後,預防式溝通比修正式更有效,也就是說,事情發生以後的溝通就會落入指責,而事情尚未發生前,可以透過溝通問句,先反思過程需要改進的地方。

例如:後天的展覽,你覺得如果我們還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可以做哪些改善,讓結果更好呢?

二、別用三明治法則,要聚焦在你想傳達的訊息上

很多教溝通的人告訴你這個好用的技巧,就是先說對方的優點,再告知還有哪裡可以改進的地方,結束再重申:你表現已經很好了。

的確,這樣的說法可以讓對方聽起來舒服,但是如果你只是要他聽起來舒服,又何必告訴他,需要改進的地方呢?

三明治法則,只是讓你失焦罷了,更好的做法是,告訴對方,等一下要談的事可能會讓你有點不舒服,如果你覺得可以聊的話,我們就繼續。

三、善用分段溝通取得共識的方式進行

我們的溝通常常毀在某一句話上,意思就是,說錯了一句話,結果讓整個談話都失去意義。

要避免這樣的狀況,就是要善用分段溝通。

每提出一個觀點,說明你的理由後,就跟對方確認是否有共識。

這個好處就是,如果下一個觀點沒有共識,並不會推翻上一個共識。

舉個例子:

你和孩子溝通時說:可以請你要晚回家時,先打個電話回來嗎?請你不要讓我們擔心,你都已經唸到高中了,為什麼還是那麼不懂事呢?

你發現了嗎?這裡面有兩件事:

1.請你晚回要打電話告知

2.你已經長大了,能否能為別人著想

當你連在一起時,本來對方是認同你第一個要求的,但聽到第二句時,他的抗拒出現了,於是連第一句話都無法接受。

你應該這樣說:可以請你要晚回家時,先打個電話回來嗎?請你不要讓我們擔心,這件事我們可以有共識嗎?

要等對方確認說:好。

然後你接著再說,我很好奇,你已經到高中了,為什麼還是不懂我們父母在想什麼,你覺得自己還是小孩子不懂事嗎?

這個時候,你一樣等待他的回覆,可以好好在這件事上繼續討論。

四、避免用在下的字眼:

總是、老是、每次、常常、應該、必須......

這些概括性或強制性的字眼往往會激起對方的抗拒意識,也不要在一開始時就喜歡用為什麼當開頭。

因為,為什麼就有質疑的意味,但是當對方提出某個想法時,你再問為什麼,就會是一種好奇性的探究,那就沒有問題。

五、善用假設性語氣

假設性語氣可以軟化口吻,例如你本來是想說:這件事我很生氣。

但若你改成:如果你這樣做我很生氣的話.....

想要了解對方是否接受你的建議,也可以善用『如果』這個詞。

如果我再跟你一次機會,你會怎麼做呢?

如果,因為這件事我必須處罰你,你的想法是?

如果這個詞很好用,可以讓溝通的語意庫更容易流動。

六、把焦點放在未來而不是過去

別說早知道,或是我不敢相信你怎麼會.....

這種話都沒有任何助益。

如果是你希望對方因為你的指正,可以改變自己過去的行為,你就要把焦點放在未來的影響上。

七、最後,要仔細觀察對方的反應,並善用引導的技巧循序漸進

對方不說話時,你也可以稍微靜下來。

很多時候,當對方一不說話,自己就會說個不停,於是你就錯過了對方細微的反應。

要記得,每說完一句話,觀察對方的反應,從對方的反應去延伸,才能真正的深入理解對方的想法,並找到雙方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