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將公司的營業收入減去銷貨成本,便得出公司的「營業毛利」。例如:一千萬美元的營業收入,減去七百萬美元的銷貨成本,便得出三百萬美元的營業毛利。


毛利是指公司的營業收入減去製造商品所需的原物料和勞工成本之後,還剩下多少錢。不過,管銷費用、折舊和營運的利息之類的項目並未計算在內。


從毛利本身可以看出的端倪很有限,但是我們可以用這個數字來計算一家公司的毛利率,這個數字有助於我們了解該公司的經濟基本面。


毛利率的計算公式是:

營業毛利÷營業收入=毛利率

figure-1

例如:營業毛利7,000÷營業收入10,000=毛利率70%。


從巴菲特的角度來看,投資人應該尋覓的標的是具備耐久性競爭優勢的企業,也就是長期下來能讓投資賺錢的公司。巴菲特發現,一家公司若具備有利本身長期發展的卓越經濟面,跟其他不具備這方面優勢的企業相比,通常能夠「持續」創造比較高的毛利率。讓我們看看以下的例子:


在巴菲特認定具備耐久性競爭優勢的企業中,可口可樂的毛利率一貫維持在60%,甚至更高的水準;債券評比機構穆迪的毛利率是73%;柏靈頓北聖塔菲鐵路運輸公司是61%,而耐嚼的箭牌口香糖則有51%。


企業之所以能夠創造亮麗的毛利率,靠的是耐久性競爭優勢,有這樣的競爭優勢,才有可能把產品和服務的價格設定在銷貨成本之上。如果缺乏競爭優勢,企業就只能以降價的方式促銷產品和服務,當然,這樣一來就會壓縮到毛利率,進而打壓獲利能力。


一般來說(當然有例外),毛利率40%或更高的企業通常具備某種耐久性競爭優勢。毛利率如果低於40%,通常代表企業是處於競爭十分激烈的產業,結果導致毛利率受到打壓(也有例外)。毛利率如果低於20%,甚至更低,通常代表這個產業的競爭太過激烈,沒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創造得以長期維繫的優勢,在競爭之中脫穎而出。在競爭激烈的產業中,企業如果沒有具備某種有利本身發展的競爭優勢,長期下來絕對不可能使我們致富。


雖然毛利率並非絕對的指標,但能讓我們先看出一家公司是否具備某種可以歷久不衰的競爭優勢。巴菲特特別重視「耐久」這個字眼,因此為了保險起見,我們應該追蹤企業過去十年年報的毛利率,以確保毛利率的數字具有「一貫性」。巴菲特深知,在尋覓具備耐久性競爭優勢的企業時,「一貫性」可說是關鍵所在。


就算企業有亮麗的毛利率,也可能因為某些因素而導致喪失長期的競爭優勢,這些因素包括高昂的研究發展費用、高昂的管銷費用,以及高昂的債務利息費用。以上這三種費用的任何一項,都可能令公司的長期經濟績效毀於一旦。這些費用統稱為「營業費用」,所有企業都會對此覺得如同芒刺在背。


巴菲特說:「你應該投資連傻瓜也能經營的企業,因為有朝一日必會出現一個這樣的傻瓜。」所以接著我們來想一想公司的淨利從何而來:


(營業收入-銷貨成本)(營業毛利)-營業費用(管銷費用、研究發展費用、折舊)-利息費用-所得稅費用=本期淨利


由此可見,營業毛利低的公司,必定要有一個武功高強的經理人,想辦法壓縮營業費用和控管好債務,才能擠出淨利。若毛利率高的公司,要想擠出淨利,就不一定要武功高強的經理人,稍差一點的經理人,公司也能經營的很好。


若一家公司,營業毛利超高、營業費用也低(跟經理人的管理無關)、債務很少(利息費用低),這樣的公司連傻瓜也能經營。


如同巴菲特所說的:「事實上,最好的企業根本不需營運資金,因為它已經證明資金本身並不能讓任何競爭者插足,這應該是最好的行業了。而你所投資的企業, 只需要投入很少的資金,就能每年創造越來越多的盈餘,這就算是頂級的投資。」


※參考資料:巴菲特的真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