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Raguhn,歡迎來到解夢的世界。這半年網路有幾個很大的討論主題:同性婚姻、韓國瑜、反送中。不管你的立場是哪一邊,你是否感受到以下這些感覺?

  • 對方陣營都有些白痴的言論,你搞不懂他們在想什麼。
  • 對方陣營的態度極度的不尊重,專門挑你的話中的文字在攻擊你。
  • 對方只是一直跳針同樣的說辭,沒有要和你溝通的意思。

或許你有想到更多很糟的感覺,不過沒關係,今天我們來聊聊我思考已久的話題:同溫層效應(Echo chamber)


我在很早之前看過一個影片在講為什麼兩個陣營的人會互相仇視,不過事隔多年我已經找不到那個影片了。不過我很喜歡它的解釋方法,我就從頭推演一下同溫層是如何產生的。

Step 1: 價值觀的聚集形成陣營

會產生不同陣營的主題大部份是沒有對錯的主題,像是人權、大自然、環保議題等。這些主題我們很難用一句話就斷定是非對錯,所以會產生不同意見的陣營。不過在一開始就沒有分立得那麼明顯,只是每個人不同的想法而已。但隨著時間的推進,人會自動地向著相同價值觀的人移動,取得認可,讓自己覺得自己不是孤單的。

一百個人中會有一百個不同的想法,相同價值觀的人聚集的行為就好像水面上的小氣泡逐漸合併成幾個大氣泡。人們的想法很快的會形成數個大氣泡,形成陣營、同溫層。

Step 2: 鞏固軍心,安內攘外

相同價值觀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從彼此之間得到強大的認同感。有些人或許在別的地方是孤獨的,週圍的人想法和他不一樣,但是在這個群體內他得到了認同,因此他可以安心的表達真實的自己。為了尋求更強烈的認同感有兩種方式:

  • 正面的認同感:自己喜歡的事也被別人喜歡。
  • 負面的認同感:自己不喜歡的事別人也不喜歡。

於是在群組裡就開始流傳符合自己價值觀的文章、影片,或是名人說的話來獲得更多的認同感。這時候人們容易戴上有色的眼鏡,有著只想看到自己認同事情的傾向,忽略或是合理化對自己陣營不利的資訊,鞏固自己陣營。

這樣子的行為在心理學上有個專有名詞叫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簡單來說當一個人同時間有兩個互相矛盾的想法時,心理會產生不舒服的緊張感,為了削除這樣的緊張感人們會改變自己行為或自己的想法,讓行為和想法互不衝突。

舉個例子,A君覺得自己努力工作就會被公司認可、加薪、昇遷。不過B子也是很努力,但是公司不但沒有認可她,反而開除她了。A君會覺得自己一直努力是對的嗎?公司會不會回應他的努力呢?這樣子的情形就造就了緊張感,於是A君就有兩種改變方向了:

  • 改變想法:B子是因為一直覺得她主管很廢,自己做得比較好,三不五時說主管壞話,於是被內鬥鬥走了。A君覺得「原來如此啊,B子這一點的確不太好。」,這樣子的想法有另一個專有名詞叫公正世界理論Just-World Theory
  • 改變行為:我不努力工作了,反正努力還是會被鬥成爛員工,我還是尋求容易被公司認可的方法好了。

話題有點跑遠了,不過在下一個階段更能解釋認知失調的效果,在這個階段只是一個開端而已。

Step 3: 用偏見檢視對手陣營,貶低對手

或許你看到這個標題,可能會說:「沒有啊,我所看到的都是對方實實在在講過的話」。沒錯,對手陣營可能講過很可笑的話,那麼我們拿這些話來做什麼呢?

「貶低」

沒錯,就是貶低。或許有人會覺得我這樣講就好像在說他不是,不過我想跳脫立場,用一個探討的態度來看到這些事。在這種情況會去貶低對手陣營在人類身上是正常發生的事情。如果你是用理性的態度去和對手討論不同立場的優劣好壞,那麼恭喜你,你肯定思考過這類的議題,你做了一個極度成熟的選擇。

那麼我們回來看看為什麼人會貶低對手陣營呢,原因主要有三個:

  • 取得道德與智慧的高度,證明自己是更有智慧的存在。
  • 強化固有陣營的信心。
  • 消除認知失調的緊張感。

古時候人們比的是力量,現代人們比的是智慧。把對方擺在低智商和道德低點的位置,不就凸顯自己更厲害嗎?那麼為什麼要凸顯自己的厲害呢?因為不安。

不安來自於自信不足和認知失調的緊張感,也就是說人們很難肯定自己100%正確,也很難確定自己的想法可以和真理劃上等號,但是我們又想要成為宇宙真理。所以被質疑或是有人不認同的話,就代表自己無法成為真理的那一方,造成認知失調的緊張感。於是最快的改變方式就是證明對方是智障。

於是你會看到挺同陣營會特別挑出反同陣營奇怪的行為言論來一同嘲笑他們智商低,反同陣營也會逃選挺同陣營過激言行來批判。或是挺韓和反韓陣營互相攻擊和批評,然後不斷地在自己陣營宣傳「我們才是對的」。

造就了同溫層會越來越厚,厚到看不見對手陣營的真實樣貌,只看見他們負面的那一面。

Step 4: 對立產生,形成傳統

雖然挺韓反韓不至於會擴大到很跨張的地步,不過我們可以想想看其他的議題的對立,像是宗教、男女、種族、貧富、同性戀等這種流數百數千年的對立狀態,起初也只是兩群人不同的思維或不同的處境,慢慢發展成今天這個局面。

不過這世界上有一群人是不在任何一邊的,像是沒有參與任何一個宗教,或是從小在多種族環境中長大,他們更容易抽離這些陣營來看待事情,在他們的眼中會覺得兩方的行為半斤八兩。另外一群人是知道自己喜歡某一方,但是不認同雙方互相攻擊的行為。但是在對立的陣營的人眼中會刻意忽視這群人,甚至是「你不同意我的就是敵手陣營的」,這樣的狀況是不是很常見呢?

這種創造同溫層的作法有沒有其他的用途?

有的,日本AKB48盛行時每個地區都有一組團體,像是SKE48,NMB48,他們的粉絲會支持喜愛的組合,自動地劃分陣營,有些時候會敵視其他組合,甚至換推(改支持別的組合)都會視為叛徒。當陣營劃分之後,原本的同陣營的支持者會因為有敵對陣營的關係而變得非常團結,由其是在總選舉時,一張專輯內含一張選票,造就粉絲買了一大堆專輯就是為了支持的偶像可以得到好名次,然後把多的專輯丟棄,這件事每次在總選舉時都會上日本新聞。

更不用說同一個製作人還成立了乃木坂46,設定成AKB48的官方對手,很明顯地用敵人來達到陣營團結的效應,不管是推哪一邊的粉絲,就算在網路上戰起來或是引發社會問題,都會讓這幾個團體更有名氣。

如何突破同溫層效應?

想知道這個答案的人應該有親身感受過某一方的同溫層,我們仔細想一下:你可以接受別人指著你的鼻子說你智障,然後要你聽他的嗎?當然不可能吧,你期望別人怎麼尊重你的想法和聽你的話,那麼你應該也要同樣的對別人。

以我的角度看最近的事件,挺韓反同差不多都是同一族群,年紀稍長,他們成長的時代的價值觀和現在差異很大,在生理限制下學習和接受改變的能力比年輕一代還要困難許多,但他們知道自己漸漸不是社會主流了,那種即將被社會主流淘汰的不安全感我們是無法體會的。

這時候出現一個懂他們語言、懂他們不安感覺的人出現了,喚起他們過去時代的安全感,有一個懂他們的人,有一個可以理解他們想法的地方,有什麼理由去選擇每天把他們當智障的陣營呢?

我提供我的做法給大家參考:

  • 在網路上說話要想像著我若實際面對這個人我會怎麼說。
  • 不要用自己的主觀去斷定對方的意思。
  • 去對方陣營的時候,不要專注在攻擊性言論上,而是研究他們的想法,理解背後的原因。
  • 偶爾酸一酸倒是無法,我理解酸對方的爽快感,但言詞不要過激到連自己人都看不下去。
  • 不要期待對方去理解我,而是我要去理解對方。

最後希望大家在不同的立場下,可以尊重和彼此了解對方,同時要了解就算是真理,總是有人會站在對立面,人類就是這麼運作的。你可以運用你的智慧,去看待不同立場的特點,而不是去想著如何輾過對方。希望你今晚能和潛意識有深刻的對談,祝你有個好夢,我們下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