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96受到簽賭與放水案的重創後,台灣棒球進了「戰後重建期」,但這重建期遠比球界想像得長。1999是CPBL的職棒十年,除了因921大地震而提前結束球季,總冠軍賽後元老球隊三商與味全也先後宣告解散。就算加上台灣大聯盟(TML)的4隊,全台灣的職棒隊已從高峰的11隊,萎縮到只剩8隊的規模。雖然8隊聽起來很多,但加總的本土球員人數甚至比現在只有4隊的CPBL還少。

到2000年賽季,CPBL的部分比賽甚至只有百餘名觀眾購票入場,聯盟瀰漫著失敗主義。TML的狀況也好不到哪邊去,雖未受到簽賭案的直接衝擊,但長期送票也打壞了球迷的胃口,統計觀眾數雖勉強能看,但購票人數趨近於零。在跳槽的9名老球星退休之後,TML的星度已遠遜於CPBL。

但台灣棒壇還有一絲最後的希望,那就是2001年底的世界杯棒球賽,與在這次賽會中成神的陳金鋒。在本期的內報中,我們就來談談這支「強心針」與後續的發展。

figure-1



拍手 拍手
4 次拍手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還沒有人討論誒,快來搶沙發...
聲音節目
沒有描述
--:--
--:--
1.0x
播放速度
2.0x
1.75x
1.5x
1.25x
1.0x
0.75x
收藏節目
播放清單
沒有播放清單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
返回播放器
接著播放
清除全部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