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託本旨」、「信託目的」一樣嗎?

  • 104 地政士民法概要與信託法概要:「信託法所規定之信託行為無效之情形為何?(25分)」
    欲探討信託行為無效的情形,首先要先學習「有無違背信託本旨」以及「信託目的是否為確定的、可能的與適法的」,至於本題僅需回答信託行為(目的)的適法性(信託法§5、§6)。

信託本旨概述

  信託必須是受託人依信託本旨而管理或處分信託財產,從信託法第 1 條對信託之定義可知,信託乃委託人、受託人與受益人間所存在的一種以信託財產為中心的法律關係。所謂「信託本旨」,即指受託人依信託目的而為財產之管理或處分,以及信託制度本來的意旨,欲探討此概念,需從信託制度的起源說起,學說上主要有「羅馬法說」、「日耳曼法說」、「伊斯蘭法說」以及「英國法說」四種,一般而言,通說傾向於起源於英國的「用益(Use)」設計之英國法說為主,確立於 17 世紀之英國,後繁盛於美國、日本。而現今世界各國的信託思想及業務內容(包括台灣),均沿襲自英國或淵源於英國之美國制度,進而配合各國的客觀條件發展而成。我國信託觀念,於民國初年與日本國內同時自美國引進,然而當時為大陸法系的我國並未將信託觀念納入法規中,但卻在日常生活中到處可見,例如計程車靠行,即車輛事實上由計程車駕駛人出資購買,但所有權卻登記在車行名下,由車行出名辦理營業執照等事宜,計程車駕駛人於「形式上」受僱於車行。此型態頗類似英美信託法之下的「買受人回復信託(Purchasing Money Trust)」,即出資購買者將所有權登記於他人名下,此時推定出資者為「實質上所有權人」,登記簿上所有權人為「名義上所有權人」,亦即受託人。在計程車靠行制度下,計程車駕駛人為了達到營業上的經濟目的,將車輛「過戶」給車行,而此過戶之行為超過其經濟上欲達到的目的,因此,計程車靠行制度屬於實務上認定的信託種類。如 66 年台再字第 42 號判決謂:「所謂信託行為,係指委託人授予受託人超過經濟目的之權利,而僅許可其於經濟目的範圍內行使權利之法律行為而言。」

信託目的概述

  信託目的,係指委託人意欲實現、想要用信託達成的信託目的,而由當事人於成立信託行為時所約定的,至於其目的為何,視其信託行為的內容而異。依信託法第 1 條規定:「稱信託者,謂委託人將財產權移轉或為其他處分,使受託人依信託本旨,為受益人之利益或為特定之目的,管理或處分信託財產之關係。」而所謂「信託本旨」,係指信託制度本來的意旨,如前述。而信託法第 5 條、第 62 條皆用「信託目的」一詞,不論是使用「信託本旨」或「信託目的」,不必受信託行為(契約)當中文字解釋之拘泥,皆是依照委託人之意圖,按信託應有之方式,故信託行為應具一定目的,始生效力。信託目的必須為確定的、可能的與適法的,否則,信託行為不生效力。

一、信託目的須確定

  信託之目的應如信託法第 1 條所示,為信託關係之成立、存續、消滅有關之基本要素,故委託人於設定信託行為時,除了有設定信託之意思外,尚須明定設立信託之目的。另外,設定信託行為時,欲使委託人、受託人及受益人三方面的權利義務確定,故對於信託之目的,應有具體之指示,信託行為始生效力,換句話說,沒有信託目的,就不能稱之為信託。

二、信託目的須可能

  信託目的的可能性與一般法律行為之可能性相同,即設定信託應以可能實現之目的為有效;反之,則為無效。信託目的之可能,原則上係指自始可能、客觀可能與全部可能而言。但目的之一部可能,而一部不可能時,若可能之一部尚有獨立實現之價值且信託當事人願意時,不妨使其就可能之一部分,承認其設定信託之目的。例如一有錢人以其財產設立信託,信託目的為照顧其 10 歲私生子及其後代,以沿續香火,但其私生子將來是否會有子嗣不可而知,所以此信託行為可就其目前 10 歲私生子為受益人部分解釋為有效。

三、信託目的須適法(信託法§5、§6)

  當事人所為的信託行為應合法,信託法以明文禁止下列不法信託之成立:

(一)信託目的違反強制禁止規定或公序良俗者(信託法§5①②)

  民法規定法律行為違反強制禁止規定或有背於公序良俗者無效(民法§71、72),於信託法有極類似之規定。

  就強制規定而言,例如以不動產為信託財產設立信託,須經書面且依法為所有權移轉之信託登記(民法§758 I II);而禁止規定,例如信託法第 34 條有關禁止受託人享有信託利益的規定,因此如有違反,原則上即為無效;至於善良風俗,指當今國民之一般道德觀念,違反善良風俗為目的之信託,例如一有婦之夫(委託人)欲將其房產設立信託與其小三(受託人),信託目的系為照顧其私生子(受益人)並「維持通姦關係」,因信託目的違反公序良俗,故此信託行為無效,且小三無移轉登記(信託登記)之請求權。

(二)以進行訴願訴訟為主要目的(信託法§5③)

  以使受託人為訴訟行為為主要目的而設立之信託,為信託法所禁止,訴訟信託禁止之理由,是在防止濫訴之發生及不許任何人介入他人間有關法律的紛爭,以追求不當之利益。是否以訴訟行為為主要目的,不在信託行為之用辭上認定,應參酌受託人之職業,委託人與受託人之關係、受託人自受託時起至訴訟行為開始為止時間上之間隔等情事,實質上加以決定。惟受託人由於信託財產管理上之必要性而為訴訟行為者,當然不予禁止。總之,信託法所禁止者,是在以訴願或訴訟行為為「主要目的」之信託。

(三)以脫法行為為目的之信託(信託法§5④)

  即依法令禁止享有某種財產權者,以其作為信託之受益人,而使其事實上取得與享有該財產權之同一利益之信託,此種以脫法為目的之信託,係信託法所禁止者。例如:農地之信託,以規避自耕能力或移轉為共有之法定限制(舊土地法§30);外國人利用中華民國國民置產,以規避外國人之地權限制(土地法§17);非原住民身分之人利用原住民置產之他益信託,達到實際上擁有原保地,以迴避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第 37 條、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 18 條之規定。然現今信託法第 5 條第 4 款即明定「依法不得受讓特定財產權之人為該財產權之『受益人』」,奠定「用益(Use)」信託觀念,使得脫法行為之信託已不復存在。figure-1

ex:以迂迴手段達成開發利用原住民保留地。

原住民地主A的朋友建設公司老闆C,想利用該地計畫建設成度假中心牟利,但C不具備原住民身分無法取得該原住民保留地,此時找「人頭」年輕原住民B擔任買賣登記之借名人,實際上由建商C運用。雖然外觀上是買賣契約加上借名登記契約等聯立方式(皆為合法手段),但依信託法理,可解釋為A(委託人)→B(受託人)→C(受益人),此過戶之行為超過其經濟上欲達到的目的(開發利用原住民保留地),而僅許受託人於經濟目的範圍內行使權利(例如領取人頭報酬費用)。信託目的為「規避不具原住民身分之C取得該土地之信託利益」,為信託法第 5 條第 4 款所禁止。

(四)以詐害債權人為目的之信託(信託法§6)

  係指債務人明知有害於債權人而設定信託,乃成為債權人撤銷之對象。在信託法第 6 條,禁止債務人利用信託制度以害及債權人,故確認民法詐害債權行為的撤銷權規定(民法§244 I)亦適用於債權人詐害信託上。但為兼顧受益人之權益,信託法第 6 條第 2 項規定,受益人已取得利益者,如所取得者為未屆清償期之利益,或取得時明知或可得而知有害及債權時,若仍使受益人保有其利益,尚有不妥,應無保護之必要。但除上述情形外,其已取得之利益則不因信託行為撤銷而受影響;同時,為避免舉證之困難,信託法第 6 條第 3 項規定,信託成立後 6 個月內,委託人或其遺產受破產之宣告者,推定其行為有害及債權。從而舉證責任轉換為由委託人或其破產管理人與受託人負擔之。figure-2

拍手 拍手
4 次拍手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還沒有人討論誒,快來搶沙發...
聲音節目
沒有描述
--:--
--:--
1.0x
播放速度
2.0x
1.75x
1.5x
1.25x
1.0x
0.75x
收藏節目
播放清單
沒有播放清單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
返回播放器
接著播放
清除全部
沒有待播放的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