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評估一檔股票時,最先檢視的幾乎一定是該股票的股價線型圖(通常是三年或五年),因為我喜歡從這檔股票近期的歷史價格,看它今日的價格。如果我知道它在過去幾年表現很好,並比較另一檔已長期下跌或盤整多時的股票時,我會有不同的看法——安東尼.波頓。


每次股市發生大跌時,我都會特別高興,原因為何,因為股價本來就有漲有跌,只有跌過頭你才會有額外的機會,也就是意外之財。如下圖(截自101年度價值線資料):(按小圖可放大)

figure-1


股市波動原本就很正常,若你知道企業今年大約EPS會賺多少錢,若股市發生大跌(無論好股壞股都下殺)即使你不知道該股真正的內在價值是多少,只要看看以前賺相當EPS那幾年的最低歷史價格是多少,大概就可知道該股是否跌過頭了。


股價底部是由重視價值的人所創造,而頭部則是由重視成長的人所形成,所以每當預估某支股票今年會賺多少EPS,而使用成長力資料算出預估合理成長價格時,我也會參考歷史價格,例如:

  • A股票:去年EPS2元,今年第2季EPS為2元(預估全年EPS 4元),預估成長率100%,預估合理成長價格為$132。目前股價$80。
  • B股票:去年EPS2元,今年第2季EPS為2元(預估全年EPS 4元),預估成長率100%,預估合理成長價格為$132。目前股價$55。


雖然A股票和B股票,預估的合理成長價格都為$132。起初你可能會認為B股票的機會會比較好(因為B股票目前價格才$55,離預估合理成長價格有較多的價差)。但你只要查看一下歷史價格,就會有不同的看法。

  • A股票:價值線資料A股票某年度EPS 賺4元,股價最高$129。
  • B股票:價值線資料B股票某年度EPS 賺4元,股價最高$60。


很明顯的A股票的機會比B股票要好,因為A股票某年度EPS賺4元的情況下,股價曾經飆到$129(目前股價$80),但同樣的條件下,B股票的股價最多只來到$60(目前B股票已經來經$55,似乎已快接近歷史高點。)


為什麼B股票股價比較不會跑,有很大的原因是B股票的市值較大,如同吉姆.史萊特所說的:「大象不會疾奔」。而成長力資料在預估合理成長價格時,使用同一種公式,但每支股票的市值都不同,所以除非預估的每股盈餘EPS創下歷史新高,否則使用時最好查一下在價值線資料中,該股差不多EPS年度的歷史價格。


馬克.吐溫說:「歷史從不重複,但它有相同的韻腳」。


※參考資料:逆勢出擊:安東尼.波頓投資攻略

拍手 拍手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還沒有人討論誒,快來搶沙發...
為提供給你更好的使用體驗,請至桌面版網站或用 PressPlay app 使用此功能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