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講壇》馬未都先生說收藏,聊到一個成化瓷器的故事:那是他的一個朋友,20年前收藏了一個明朝成化時期的小罐。當時朋友花了300元錢買下的小罐,他心裡也對此罐也十分惦記。10年前他碰到這個朋友就打聽這個罐的著落,他朋友說:“我貪了點小財,賣了。”賣了多少呢?300萬。按馬先生的觀點,這個朋友的確是貪了點小財,因為放在現在,20年後的今天,這個成化小罐已經是5000萬的價格了。可見文物的面前,每個人都只是匆匆過客啊!文物的價值體現就是一個坐標:時間。時間同樣在股票投資中起著重要的作用,近期的調整讓我們絕望,大盤的下跌似乎綿綿無期,要知道調整也是投資的一部分,如果沒有經濟的周期性起伏,沒有繁榮和衰落循環,沒有嚴峻的經濟形勢,選不出那些能夠在惡劣環境中生存壯大的企業,現在擔心不是調整,唯一的憂慮就是選出來的企業是否真正經得起經濟環境不景氣時的考驗,是否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投資和收藏在性質上不盡相同,但收藏中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真正的收藏家都是這個世界做著最大的夢的人,他中意的是文物古董本身的文化沉澱,並以擁有這些藏品而不是他們的市場標價作為收藏的目的,就像價值投資者收藏公司參與企業而不是為了短期利潤的起伏兌現;搞投資和搞收藏的人一樣,要不斷地在市場中試水,嗆水,不斷地積累經驗和知識,只有比較了解投資或收藏的本質,才能知道哪種資產(藏品)配置真正符合自己的投資能力和價值取向,才可能長期堅持自己的承諾:收藏家都有自己的強項、原則和專業技術和知識,否則就面臨被贗品騙得血本無歸的地步,對投資人而言,要達到優異的成果,真正的機會不在於努力超越大盤,而在於建立並遵守適當的長期投資政策,使投資的標的能夠隨著市場的長期主要動力而受益,有收藏意識的投資者往往對於市場行情變動的忍受度比較大,如果一般投資者特別難以忍受之際,會產生一種龐大的壓力,這種壓力要求改變當前的投資策略,此時此刻想一想那個成化小罐,心理的壓力就會忽然減輕許多許多。俗話說,盛世玩收藏,荒年買黃金,這是胡扯!珍藏是超越世代的盛衰的,極品的企業何嘗不是如斯?殊不知多少珍品極品在戰爭年代,飢荒之年不過是一袋米幾斤肉的價錢,到了盛世則是幾十萬倍、幾百萬倍的暴利,這一點和股票道理一樣,只有股災來臨的時候,暴利和超值的好東西才會低三下四地呈現在我們的面前,關鍵看你是否發展出深遠、正確的洞察力,看出什麼力量推動股市特定類股、公司或產業,再有系統地利用這種投資遠見或觀念。一種投資理念或哲學的重要考驗,有沒有能力基於健全的長期原因,堅持到底,即使短期成果令人不快和氣餒之至也堅持不懈。你是否品嚐過堅持?——伴隨沉悶和無人理解的孤獨,安居在世界的一角,盡享那一份至苦至澀後陡生甘甜的精神聖餐。你是否了解真正的華貴和奢侈?懂得什麼樣的珍藏才是珍藏?在中國古代家具收藏中曾經有這樣的奇品:技藝最高超的工匠會把最好的設計和藝術圖案雕刻在櫃子或床的底面,那是無須向世人述說的無極珍品。這種華貴的珍品只能塵封在我的夢裡,而手邊一個黃花梨木小盒,因多年被手反复搓摩,也同樣發出幾近琥珀的光澤,收藏並堅持著收藏,你會在其中深深感動,感動於歲月對你智慧和心靈的撫摸……注:本文部分內容轉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