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德意志銀行近期宣佈要縮減投資銀行業務,包括退出全球股票與交易業務;另要成立一個壞帳銀行,將非核心資產移轉到這個機構;同時在全球將會裁員 1.8 萬人,並讓公司回歸到一家專注於服務企業的銀行。

然而就在二十年前, 1999 年 6 月,德銀才以 101 億美元併購了華爾街的金融機構 Bankers Trust ,朝向他們的全球化與多角化之路邁進。

從股價上來看,他們當時確實有過一段很不錯的榮景。 1999 年 6 月,德銀的股價約在 60 元左右,而到了 2007 年 5 月,他們的股價最高來到 152 元。


figure-2


然而,近期的股價卻只剩下 7 元左右,若從 2007 年的最高點來算,德銀的股價在過去的 12 年下跌了 95%。這種跌幅已經不是腰斬或是膝蓋斬,而是腳踝斬了。


德銀其實不是唯一

德意志銀行之所以會如此,原因很多。

例如他被指控在次貸期間,不當銷售抵押貸款產品給客戶,因此被判罰了鉅額罰款,如果你有讀過《大賣空》或看過改編電影,應該會了解這段故事;另外,還有協助俄羅斯洗錢等問題;而快速擴張的投資銀行與交易業務,雖然可能帶來不錯的利潤,但這並不是一個穩定的業務,而且這部分的業務,資金成本其實是相對較高的。

上述的因素,有一部分是全世界多數國家的銀行業都會面臨到的問題。

比如說資金成本。保險業與銀行業的資金成本相對較低,但投資銀行或交易業務的資金成本就相對高,這也迫使他們必須要尋求更高報酬率的交易,不然就是要降低資金成本。

台灣的兩家工業銀行,開發工銀與台灣工銀也是因為資金成本相對較高,所以近年來也都分別改制為商業銀行,前者現在是凱基銀行、後者則是變成了王道銀行。

另一個問題就是,各國央行長期採取寬鬆低利率政策,這讓銀行的利差持續縮減,放款利潤也開始降低,因此只能尋求其他的獲利來源。例如台灣的京城銀行,表面上看起來跟一般商銀沒什麼兩樣,但從財報上來看,他基本上做的就是交易的業務。

而在歐洲的銀行們,則是另外要面臨嚴格的監管問題,例如不斷拉高的資本適足率、承作業務限制等等。

所以,如果單純從股價上來看,雖然德意志銀行目前股價只剩下高點的 5%,看起來非常慘。但幾個已開發國家的國際性大銀行表現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例如歐洲的 UBS、Credit Swiss或是日本的三菱UFJ 與瑞穗銀行等等,股價大多都剩下不到高點的 20%。


figure-3


股價表現比較好的,應該就屬美國、中國與台灣的銀行業了,然而,以台灣這樣長期低利率的環境來看,這樣的估值與股價是否合理,就需要存股的投資人們進一步的思考這個問題了。


德意志銀行縮編,會否擴散風險

我們在之前的報告中曾經提過,接下來必須要注意一些信用風險事件,例如德意志銀行縮編裁員這件事就是一例。

德意志銀行一直以來都是衍生性商品與固定收益市場的主要參與者。例如,我們之前的報告在討論到越南時,有朋友提出 3087.HK 這檔追蹤越南指數的 ETF,就是德意志銀行用期貨交換的架構所創造出來的產品,而其實這也是我對這檔 ETF 沒那麼信任的原因之一。

而德意志銀行最近的一則新聞,則是連結到了我們之前報告提過的風險產品,槓桿貸款

在這則新聞中提到,德意志銀行近期承做的槓桿貸款,因為投資人認同度不高,所以德意志銀行必須要用折價的方式來出售這筆貸款,而中間的價差則是成為公司的損失。

這則新聞透露了幾件事,首先,如果德意志銀行裁撤了投資銀行業務,那麼,是不是還會有其他投行來接手這些業務?即使市場的反應已經不是那麼好,必須折價出售的狀況之下?

第二,在可能降息的預期之下,槓桿貸款已經不是那麼的受到投資人歡迎了,那麼,如果這些貸款接下來陸續到期,這些公司要上哪找錢呢?


這讓我想到了大賣空裡面的情節,巧合的是,故事主角之一正是德意志銀行裡面的員工, Greg Lippman 。他看出了次貸的問題,並跟自己的公司對作,然後試圖去說服 AIG 不要再銷售 CDS ,這麼一來就不容易創造出新的 CDO,那麼市場很可能就會崩盤….

這個主意後來並沒有完全成功,但次貸終究還是崩盤了,因為違約率開始上升,市場開始看到了這樣的風險,CDO-CDS 的機器無法繼續運作下去,派對就這麼結束了。

所以德意志銀行的縮編,會否影響到這幾個金融商品市場還有待觀察,但德意志銀行在槓桿貸款產品遇到的問題,就值得我們進一步去推導、思考可能會對信用市場產生的影響了。


延伸閱讀

槓桿貸款,下次危機時,你一定會聽到的名字

CLO,會否是下一個引爆的衍生性金融商品

德銀將退出全球股票和交易業務

香港商辦空蕩蕩!德意志銀行開始亞洲大裁員

Deutsche Bank Incurrs Losses on U.S.-Leveraged Loans



加入LINE@與電子報

不想要漏接我們的報告,請加入我們的LINE@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