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西醫學到社會改革


最近經常犯頭痛,家人建議我求醫。根據經驗,醫生不過會開些阿士匹靈以緩解疼痛,雖然會暫時止痛,但實非長久之計。朋友建議我看中醫,她說中醫以針灸配以食療,有固本培元之效,提升抵抗力,長遠可望根治頭痛的煩惱。

病人的「遠水與近火」

我們常說急病要看西醫,重傷也得去急症室,現代醫學昌明,往往有起死回生之效。就以「沙士」為例,西醫一般會開「利巴韋林」(Ribavirin)配合高劑量類的固醇,這無疑是在絕望之中存活病人的救命符,但有研究指出其後遺症也不輕,香港的康復者中,就有約一成發生骨枯現象。相反,以中醫配方調制的「防典湯」和「防典沖劑」對預防沙士有顯著效果,又沒有任何副作用,可是對於病發者來說,這未免有點遠水不能救近火了。

再以過敏症為例,西醫一般只開抗敏藥抑止病發,停藥後又會故態復萌,中醫卻能通過調理身子,預防敏感,甚至把病症治瘉。整治暗瘡方面,西藥一般只開消淡藥,對付嚴重暗瘡會開維他命A酸,但副作用極大,而中醫運用食療,整治問題根本,講究固本培元的養生之道,當中分別可見一斑。

概括而言,西醫成效快、精密科學計算、單向式因果蘊含取向,但副作用極大,有引起疾病反饋(feedback)的可能性,不當或過度使用抗生素,而無法完全殲滅細菌,存活的細菌得以喘息,並由於基因構造突變引致頑強的變種,產生抗藥性(drugresistance),有可能令西藥對病菌失去作用,甚至造成超級病毒。反之,中醫則重視預防,而且以草藥為引,主張順應自然,成效雖慢,但副作用較輕微。

那樣怎樣決定看西醫或中醫呢?我認為急病重病要看西醫,慢性病、長期病患則可考慮看中醫。類比推之,面對社會改革時,我們應用西醫式強而有力的針對性治療,還是中醫式循序漸進的固本之法?

中醫式改革利弊

西方人崇尚激進的改革,甚至有些人有濃厚的革命情誼結。然而,法國大革命把路易十六送上斷頭台,實有一時之快(成效性),卻令歐洲數十年來陷入混亂(副作用)。1911年中國發生了辛亥革命,廢帝共和(見效快),但國運不但未見起色,反而每況愈下,持續十數年的軍閥混戰(副作用)。我在想,若香港在 1997年就已實行普選,選出不能與中央溝通的民主派,那feedback又會是甚麼?

30年前,在鄧小平主持下,中國行中醫式的改革開放,講究「君臣佐使」之道。西醫用電療、化療殺死癌腫反會摧毀身體的抵抗力,鄧老不像蘇聯般開霸道的藥方,終使中國沒有發生「蘇東坡」的解體。鄧老主張穩定壓到一切,無疑對於解決急設性的社會問題(如貪污腐敗、官倒橫流等)顯得乏善足陳。事實證明,鄧老通過提升整體抵抗力(國力),終令中國逐漸富強起來。

中西醫學各擅勝長,病人大可因應病情而決定看哪類醫生,但不得不考慮是否能承擔其副作用,以及自身的體質。

有些人以一種思維習性,去否定另一種行之有效的思考模式,不是無知,也就是偏見罷了。

註:小題為本報所加

文: 趙善軒
載自○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星島日報》F6〈名師Blog〉
1 Likes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Lamb Jade
06/07
颇喜分折透视,頭痛有好多源頭,有說不通則痛,可以試脚底按反應區,或可有呐,亦可畅痛經胳。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