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二月的花博12小時超馬,賤芭樂沒怕,即使知道是繞著六百多公尺的圈圈一直繞一直繞,磨心磨到一個不行,但賤芭樂沒怕,我知道只有完賽成績好不好的差別,我一定可以完賽。

figure-1


年初三月的南橫100K超馬,賤芭樂也沒怕,即使知道一開始就是連續55公里的爬坡,性能不好的機車或汽車都可能會半路上拋錨,但賤芭樂也沒怕,我知道只有很慘與超慘的不同,我一定可以爬回終點。

figure-2


明天早上的冬山河超馬,也是繞圈,但一圈超大圈,足足20公里,肯定不會像花博超馬那般磨心;總距離是100K(跑五圈),但都是沿著河濱平路跑,不會像南橫那樣無窮無盡的爬坡爬到想死….., 因此,雖不能說輕鬆,但順利拿下來應該蠻合理的,只不過,這一次,對於能不能順利完賽,拿到那面刻有我名字的專屬獎牌,我不但沒把握,而且是一丁點把握都沒有…。不是因為颱風來了,宜蘭肯定下雨甚至下大雨,而是…

figure-3


唉~~~,如果我能拿到獎牌,回來再說吧…

(今天台股,應該是開盤等於收盤,所以不用看沒關係)


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