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神力女超人 Wonder Woman

  神力女超人,又稱神奇女俠,首次登場於1941年十月出版的《All Star Comics》第八期。是來自天堂島的亞馬遜戰士(希臘神話中,全部由女性組成的戰鬥民族)。雖然不是史上第一個女性超級英雄,但卻是知名度最高的一個。

  這個角色是由美國心理學家威廉.莫爾頓.馬斯頓(William Moulton Marston)所創作。在一篇1940年出版的訪談中,馬斯頓提到漫畫在教育用途上的潛力。不久後,漫畫出版商麥斯.蓋恩斯(Max Gaines)便雇用馬斯頓成為兩間出版社的教育顧問。而這兩間公司不久後就合併成為美國漫畫兩大巨頭之一的DC出版社。

  通稱「美國漫畫的黃金年代」1930末期到1950之間,最受歡迎的都是諸如超人、蝙蝠俠和綠光戰警這類陽剛特質爆表、仰賴科技和力量的人物。但是馬斯頓卻提出一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一個以愛和關懷做為核心特質的角色。在妻子伊莉莎白(Elizabeth Holloway Marston)的建議下,馬斯頓將這個角色設計成女性,並且向蓋恩斯提案。

  1943年一期《美國學人》雜誌中,馬斯頓寫道:「要是我們的女性榜樣缺乏力量和韌性,就連女孩子都不會想要當女孩。不想要當女孩,就會否定溫和、柔順以及愛好和平等美好的女性特質。於是女人的長處就連同女性的弱點一同被摒棄。最顯而易見的解決之道,就是創造出一個擁有超人的神力,但同時也擁有優秀、美麗的女性魅力的角色。」

  19世紀末,美國女性自主意識抬頭,眾多追求投票、工作和身體自主權的政治運動紛紛崛起。展現出不默默忍受壓迫,堅定為自己的信念挺身而出的態度。而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國內勞動力下降,越來越多女性投身職場,社會也不得不接受女性的能力從來都不亞於男人的事實。

  深受這些思維和社會現象影響,馬斯頓從妻子和夫妻兩人的終生伴侶奧莉芙.伯恩(Olive Byrne)身上取材,以「當代不受傳統束縛、自由解放的堅強女性」為藍本,創造出神力女超人這個角色。而就像漫畫中將纏繞身上的鎖鍊扯斷的神力女超人,眾多在經濟上得到自主權的女性,也將自己從僵化、不合理的社會規範中解放。

figure-2

關.史黛西/蜘蛛關 Gwen Stacey/Spider-Gwen

  關.史黛西首次登場於1965年12月出版的《The Amazing Spider-Man》第三十五期,和蜘蛛人彼得.帕克同樣就讀虛構的帝國州大學,後來也開始和他交往。在2014年出版的《Edge of Spider-Verse》故事線之前,這個角色對於漫威宇宙唯一的重大貢獻就是:死得很慘,結果造成蜘蛛人的心靈創傷。

  在媒體評論中有一個詞叫做「冰箱裡的女人(Women in Refrigerators)」,是由漫畫編劇蓋薾.西蒙(Gail Simone)所創。這個詞是在影射1994年《Green Lantern》五十四期中,綠光戰警凱爾.雷納(Kyle Rayner)的女友被反派殺死後,塞進冰箱的故事橋段。

  自古以來,許多故事都會藉由殺死、施刑、強暴、重傷主角的親人或朋友,來激發他們的動力,讓故事向前推展。但是大部分的情況下,這些角色都是女性。而且這些女性角色大多刻畫單薄、對劇情貢獻有限,而且沒有屬於自己的情感旅程。她們在故事中單純就只是用來刺激主角用的工具。

  關.史黛西當初身為蜘蛛人彼得.帕克的女友,就是這樣的角色。即使她的死,普遍被認為是美國漫畫白銀時代和青銅時代的分水嶺。這個人物成為一具屍體之後,重要性還高過於她活著的時候。

  《Edge of Spider-Verse》中描述平行宇宙Earth-65的關,被基因改造的蜘蛛咬到成為蜘蛛女。而彼得.帕克則是為了報復霸凌者而對自己進行人體實驗,成為這個世界的蜥蜴人。之後,彼得因為變身藥劑而死,使兩人的立場在這個宇宙顛倒過來。等到《Spider-Verse》的故事線結束,蜘蛛關的獨立系列就開始探索她個人的旅程,而不再只是將她看做是彼得的附屬品。終於顛覆了關身為一個死翹翹花瓶的悲慘角色定位。

  超級英雄漫畫長期以來都是以白(人)男(性)主導的媒體,所以角色觀點自然以白男居多。我相信女性角色之所以少,角色刻畫也相較膚淺,不是因為出版社有甚麼陰謀。而是因為創作者大多從自己的經驗取材,而當創意團隊的同質性過高,作品的多樣性自然就會低,觀點也會十分狹隘。

  過去幾年之間,出版社逐漸意識到,讓更多族群的人站上舞台,能透過服務過去被忽略的客群,而開發新市場。同時間,形形色色的多元創作者投入超級英雄漫畫領域,也帶來了許多前所未見的切入角度和故事創意。所以關.史黛西的重生,有趣地呼應了她當初的死,同樣揭開了美漫歷史的新篇章。

figure-3

卡蘿.丹佛斯/驚奇隊長 Carol Danvers/Captain Marvel

  卡蘿.丹佛斯首次登場於1968年三月出版的《Marvel Super-Heroes》第十三期。卡蘿初登場時,只是一名普通的美國空軍軍官,並沒有特殊能力。而驚奇隊長的頭銜還屬於一個名為Mar-vell的男性英雄。

  美國1960年代,回應50年代保守思維的「反文化運動」如火如荼進行著,催生了反戰、民權和第二波女性主義。早期第一波女權運動,主要對抗的是法律上對女性基本權利的限制;而第二波女性主義則複雜許多,但有一個相當重要的部分聚焦在社會觀念的翻轉上。其中一個議題,就是職場平權。一反過去的刻板印象,卡蘿.丹佛斯精明幹練的特質與職業軍人身分,就反映了當時較為進步的思維。

  但是從一個體現時代精神的背景角色,到成為獨當一面的超級英雄,甚至是承接「驚奇隊長」這個意義非凡的頭銜,卡蘿.丹佛斯還得經過許多挑戰和冤枉路。

  一起事件中,卡蘿受到一個名為「Psyche-Magnetron」的裝置改造,基因變得更接近Mar-Vell,獲得超能力。而她因此失去此事件的記憶,人格也分裂,一半屬於卡蘿.丹佛斯,另一半則是打擊犯罪的「驚奇女士(Ms. Marvel)」。直到1977年的《Ms. Marvel》第三期,卡蘿才終於恢復記憶,並意識到自己就是驚奇女士。

  在獨立系列結束後,接手的編劇一直不太知道該怎麼處理驚奇女士這個角色,中間給了她幾個具有高度爭議性,品質也堪慮的故事線。讓她遭受各種莫名其妙的悲慘待遇,不但被綁架洗腦,消除記憶,剝奪力量等等。也放棄了驚奇女士的稱號,改名兩次。直到2005年的《House of M》,卡蘿才終於恢復驚奇女士的身分。而她在這個故事中的發揮,也令她人氣上漲,以至於重新獲得獨立系列。

  2000年代中後期,漫威越來越重視多元性,因此越來越多弱勢族群的創作者獲得發揮的機會,也使得新鮮的題材和獨特的觀點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在這樣的環境下,讓一名女性超級英雄,成為典型領袖角色的時機也終於出現。2012年在美國隊長的建議下,卡蘿.丹佛斯繼承了驚奇隊長的稱號,正式成為一線的重點角色。

  相信未來,社會觀念更加開放和進步之後,不只是女性,其他在過去缺乏話語權的族群也都能夠在超級英雄漫畫,以及各種主流媒體中,擁有屬於自己的代表和典範。因為超級英雄不單單是為了呼應時代而存在,而是為了披荊斬棘,替更有包容性的思維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