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朋友可能都對音樂家貝多芬、莫扎特、海頓耳熟能詳,這些神人名氣很是響亮,但藝術家嘛,刻板印象總認為名氣不等於財氣,藝術家死後作品才被發揚光大的不勝其數,想想可憐,生前活得那麼痛苦,一生都在忍受無趣的重複練習,結果死後作品才大賣,這跟倒數第二任男朋友還不差不多嗎,都是白忙一場。


那我們今天的主角樂聖貝多芬有什麼過人之處,既實現了財富自由還獲得歐洲各皇室的敬重,可謂名利雙收?且聽我娓娓道來~

figure-1

1770年,該年初咱們乾隆爺才剛過六十大壽,年底貝多芬出生在德國北萊茵的小城波昂,插播個題外話,乾隆是第一個組band的中國皇帝,而且是西洋樂隊,前陣子很紅的陸劇「延禧攻略」還把這麼一段演出來,那是真的。言歸正傳繼續聊貝多芬,小貝多芬有個酗酒父親常對他彈錯音就施以毒打,原因是父親希望貝多芬最好能像莫扎特一樣六歲以神童之姿席捲全歐,沒辦法,出身貧寒。


雖然貝多芬沒能完成六歲出道的任務,但在父親嚴格的指導下也算是走上了音樂這條路,在當時的歐洲社會,音樂家的身份其實跟廚師、精品裁縫師一樣只是工匠的角色,存在的目的是為了服侍貴族,取悅上層階級,前面開頭講的貝多芬、莫扎特與海頓,人稱古典三巨頭,他們同屬一個世代,彼此認識也都是樂師的角色。



不過,貴族與皇家的好日子很快就碰到了一場巨變,法國大革命於1789年爆發,社會階級劇烈變動,農奴被解放了、大批貴族遁入平民家庭、新興中產階級崛起,過去一幫為貴族服務的各式工匠也把精湛的手工藝帶入平民階層。


簡單講,大革命其實就是一個去中心化的過程,過去專為高端設計的各項服務,開始平民化、世俗化,音樂家中最先捕捉到這個變動的就是我們的主角貝多芬,過去貝多芬跟貴族聽眾的關係是主僕關係,如今搖身一變,他跟聽眾演變為偶像跟粉絲的關係,鐵粉的狂熱,你懂的!


貝多芬大致上做了三件事:

1.獨創個人品牌:賦予產品個性化、差異化

2.對的渠道鋪貨:選對通路鋪貨,穩定現金流

3.live直播與粉絲互動:公開演出人氣爆棚,也讓贊助商心甘情願端上高額出場費


我們一一剖析,【獨創個人品牌】很重要,過去的老樂師只懂宮廷格式的曲調,大多用於外交或宗教場合,雖然老樂師的基本功很深厚,但由於同質性高,縱使曲目產量多,終究無法走進平民階層,貝多芬則是把精深做到淺顯,讓一般平民都能享受音樂的美好,產量少也意味著首首好聽、支支動人。


打下品牌基礎的第一步,接著就是怎麼運用差異化創造穩定現金流了,他在【對的渠道鋪貨】,這些獨創的樂曲印成樂譜,開始在出版社銷售,貝多芬成為第一個靠出版自己樂譜謀生的音樂家,樂譜沒有保存期限,只要音樂家越紅樂譜就越貴,放越久有時價值越高,出版商都非常樂意跟貝多芬合作。當時中產階級興起,許多家庭都負擔得起樂器,正需要樂譜,貝多芬即時滿足了這些需求,也為自己創造長期穩定的被動收入。


【live直播粉絲互動】這算是貝多芬收入最大一部分了,在歐洲各大城市巡迴公開演出,每回公演都是萬人空巷,座上嘉賓有平民有貴族,雖然貝多芬晚年因從小被父親掌摑的後遺症逐漸失聰,無法彈琴但人氣不減,只要登台指揮就是票房保證,自然會有贊助商雙手奉上高昂的出場費。


那貝多芬的網紅財富自由之路在現代依舊適用嗎?答案是:可以

我舉知識網紅當例子,過去大部分的知識需在學校或任何中心化組織透過定點、定時得到,姑且不論學習效果好不好,光想到要抽出整塊時間、大區域移動才能得到知識就興趣不高,還不說費用往往高得嚇人;再來,如今的知識藩籬早已被打破,只懂一門學科,只精不通是無法追上競爭節奏的。


因此,知識型網紅提供隨時在線服務,把不斷更迭的知識系統化由精至淺的交付出去,知識消費者僅需透過手機app就能隨時隨地利用零散時間完成學習,低成本完成高強度進化。


在這邊要特別感謝PressPlay,搭建好運行平台讓知識受眾能夠體驗美好的消費升級,在這裡也聚攏了不少傑出知識型創作者,為勤奮的上進者提供拼戰的各式養分!

【史雷需洞察未來趨勢】即將於PressPlay正式上線,請大家多多支持台灣的知識平台,並留意我未來的專案喔!


這是一場世紀大牌局,別小看了台灣在未來世界發展上的角色,別低估了你自己的潛力!

/史雷需,探索未來的斜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