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Raguhn,歡迎來到解夢的世界!前幾週講了一些和心理學相關的知識,這週回頭來講講解夢的技巧吧。今天要講的是「傾聽」。在諮商的時候,我們應該要把我們的自我退為背景,讓個案能安心的訴說他的狀況,聽起來超級簡單,但實際上作得好還蠻困難的,我仍然在學習中,今天我就分享一下我的歷程吧。


在一開始我天真的以為「只是聽人說話嘛,還不簡單」,但在和個案談話的過程中我不免的在心中評斷個案所講的事情,這個合理,那個不合理。所以在解析的時候會不小心把我的意見放進去了。


例如個案在傾訴感情的話題。


A:「我明明很喜歡我男友,但是B明明知道我有男友,但一直靠近我,我也承認我也有點喜歡他,和男朋友吵架時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去找B,他會安慰我,然後就一起過夜了,我覺得我好對不起我男友,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樣的事已經發生好幾次了,這樣是不是很糟」


C:「我覺得你不應該這樣作,這樣蠻不好的」


A:「.....嗯...我也知道」


若C是A的朋友,這樣子表達自己的意見不是不行,但只是把A拒以門外,雖然我們會說C是講實話的朋友,有些人會需要C這種來點醒。不過今天如果C是學校輔導老師,或是諮商師,那就不太好了。


我們常常以我們的經驗、價值觀來評斷這世界上的所有事,分為對的和錯的兩種。但今天個案好不容易說出這個不符社會價值觀的話,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尤其是和陌生人傾訴。


以上面那個例子,A知不知道這樣作不好?當然知道,不然不會如此苦惱。那麼C那樣子回答正不正確?正確,但沒有幫助到A,因為可以輕易地改變就不會那麼苦惱了。


雖然A知道這樣不好,那麼A知道不道他為什麼離不開這種情況呢?當然不知道,知道了就不會那麼困擾了。所以站在一個傾聽者的立場,我們所作的是「不帶批判的看待這件事」


怎麼作呢?例如

「感覺得出來你很苦惱,那麼你在和男友吵架的時候,是怎樣的感覺讓你不得不去找B呢?」
「有時候人在情緒來的時候,急需要救命稻草,你和男友吵架的時候,那感覺一定很痛苦吧,委屈你了」


當對方發現你不會和其他一樣批判他,反而站在他的立場為他說話,他會很感激的。雖然你知道你不會讓你自己處在同樣的處境下,但是這股無助又擔憂的感覺對於個案是真實的。若沒有先重視對方的情緒,接下來他的話語會被堵住,就很難進入個案的內心。


不帶批判這件事其實蠻有趣的,雖然我們話沒有說出口,但是表情可能透露出一切,當個案在講述他的私密的痛苦時,他當下的感覺是很敏感的,你的表情、話語任何的細微變化都有機會被個案解讀為你在否定他。


要如何打從心底不去批判他人,這件事就更不容易了。首先你可以先問問你自己,你有批判自己的習慣嗎?覺得自己不夠好?講話時非常在意他人的反應?在意他人喜不喜歡自己?講錯話作錯事會不停的自責?


如果有的話,你覺得你腦中那股批評自己的聲音是源自於哪裡?


在身心靈圈有句很有名的話:「你無法給出你沒有的東西,你無法帶領人去到你沒有去過的地方。」


如果你總是掩蓋掉那些心中批評你的聲音,你的能量就一直努力的壓住那些來自陰影的批判,而沒有餘力去傾聽別人的話。如果今天你遇到一個完整呈現你內心陰影的人,站在你面前,訴說著和你一樣的苦惱。你會很容易地脫口而出批判的話語,而且還帶點情緒,而你完全無法控制它。


不知道你們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每次你和他訴說你的工作很爛,你受到什麼委屈,他總是曉以大義的和你說「不爽就換工作啊,這世界上工作那多,你不要每次都抱怨,其實你跟本不想換工作吧」,好像把氣出在你身上,說都是你的問題。然後他本身也是在工作上受到很多委屈,也遲遲不敢換工作。


我們內心的陰影,就好像裝在一個箱子裡,然後那個箱子的蓋子不怎麼牢靠,你要花許多力才能把它壓著,而它一直蠢蠢欲動想要衝出來,剛好有一個同類型的人出現在你的面前,陰影似乎就得到強大的力量,衝破箱子恣意亂竄,你聽到你自己口中說的話有時候也會嚇一跳。


「原來我是這麼想的啊」


為什麼講解夢的技巧會講到這來?因為我覺得,從事探究人心,接觸人心的工作時要有一種自覺,就是「自己的狀況不好,反而會讓對方和你一起走向錯誤的道路」。個案可能會因為你的一句話而改變他的人生,若你的話時常都是陰影代替你說話,那還真不確定你會帶個案走去哪裡,嚴重的情況是會背因果的Orz


要傾聽他人的煩惱時,先想想你是否好好地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有些聲音政治很不正確,但是它仍然是你的一部份,它會有那樣子的聲音勢必的原因在,你是否有好好探究那些原因呢?


我這幾年經歷了無數次的探索自己內心深處的黑暗,找到原因且破除它,如今它們已成為我的力量。你有想到什麼嗎?不妨私訊和Raguhn聊聊吧。


希望你今晚能和潛意識有個深刻的對談,祝你有個好夢,我們下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