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朋友說:「宮女見到主子,不是自稱『奴婢』嗎?妃子不是自稱臣妾嗎?為甚麼《萬鳳之王》裏,個個都把自己稱為奴才?」

到底古人有否臣妾之說?《左傳·僖公十七年》:「男為人臣,女為人妾。」古人所謂臣妾,其實是指平民男女,並非妃子的自稱。近年出土的漢代竹簡《二年律令》載:「諸當坐劫人以論者,其前有罪隸臣妾以上及奴婢,毋坐為民,為民者亦勿坐。70(C306)」當時的臣妾是指奴婢一類的人民,絕非妃子的自稱。

惟清代的后妃又如何?據《清實錄》大清順治二年條:「九死臣妾,跼蹐高天,願髡緇空王,稍申罔極。」這裏的臣妾,是指平民男女,不指妃子。理論上,後宮當自稱賤妾或者妾身,而宮中的下人自稱奴才,包衣也稱奴才,滿文讀「aha」。

哀家指亡夫之人

戲文中常見皇太后自稱哀家,按字面解釋,哀家是指亡夫之人。筆者未見史籍有此記載,而《清史稿?列傳一》記康熙時,太后曰:「吾殆將不起,此中澄定,亦無所苦,獨不及酬皇太后暨陛下恩萬一。妾歿,陛下宜自愛!惟皇太后必傷悼,奈何?」這裏載皇太后是以吾自稱,即是稱我,而非哀家,TVB的劇集更不時有公主自稱哀家,更是荒謬之極。

清宮的妃子又怎樣自稱呢?「初,皇貴妃高佳氏薨,上諡以慧賢,後在側,曰:『吾他日期以「孝賢」,可乎?』」這裏的後是高宗孝賢純皇后,即是乾隆的皇后。她也是以吾自稱而非臣妾或者奴才,而整部《清史稿》也不見后妃有奴才的記載,當然也不能排除此可能,但應不會是常規的稱呼。

戲裏的臣子也常常自稱奴才,惟根據《清實錄》乾隆三十五年條:「滿漢臣工自稱,固有不同。然遇部院章奏,雖滿州大員,亦一例稱臣,而滿州督撫奏地方公事亦然,並非以奴才之稱之為卑而近,稱臣為尊而遠也。」

由此可見,乾隆以後,臣子不能胡亂自稱奴才,因為清前期奴才是皇帝親近之人的自稱,包括官內的太監,皇帝的近臣、弄臣,以及包衣奴才,即是皇帝的家奴。

談私事以奴才自稱

此外,大臣討論公事,多自稱臣,滿文讀音為「amban」,又或者稱臣下或微臣,而非劇集所說的奴才。即使是皇帝親近的臣子,一般情況下,在奏書上只有私事可稱奴才,但公事則必須要稱臣。《高宗實錄·六年·十二月己酉》:「諭軍機大臣等……張廣泗系漢軍……原為一己私事。摺內應寫奴才。」

《皇朝經世文續編》記載光緒二年,大臣崇實上表請假,「奏病勢日增懇恩賞假調理疏」一開首就說:「竊奴才出關後統籌奉省大局非變通吏治不足以挽頹風非綏靖邊陲不足以清盜賊當即奏調津軍越境」此可以引證私事寫奴才之說。至於面談之時又如何?古時沒有錄音機,史官又可能作了修訂,故此無從判斷。

《萬凰之王》的稱謂不太嚴謹,也是TVB的一貫作風,認真你就輸!

註:小題為本報所加
文︰趙善軒
載自2011年11月17日《星島日報》F6〈名師Blog〉

1 Likes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還沒有人討論誒,快來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