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知識份子與學究之別在於前者會對時局作深刻反思而後者只就紙堆上的學問下功夫,勞氏撰寫此文,雖未有明言,可是完全切中時弊,一為混亂的政局及以世上種種謬說提出一己之見,另也是流亡學人的自我反省,對國家身份認同的探索,是知識份子的典範。雖然此文乃闡述勞氏個人觀點之作,惟仍不失學術論著之風格,先是檢討西哲各家各說的國家論,並提出不同情度的批判,後部分是勞氏本人的意見,針對當時的國情問題而抒發,其重點如下:

提出國家論的緣起

統一的秩序

世界人與世界國家

愛國的反思

國家論非國家主義

身為來自北方的流亡文人,對國家亂成一團有深切的反思。勞氏開宗明義地指出,國家論並非國家主義,所謂國家主義,早建立在控制社會意識形態之上,且與自由主義不相容。當時不少政權就是高舉國家主義,把國家利益凌駕於人民的個人意志之上,是獨裁的表現。勞氏在幾年後於另一場合說:

「共產黨一向是不重視『國家』的,凡略知世界革命的理論的人都了解這一 點;中國共產黨在未奪得政權以前,也常有表示這種立場的言論;可是中共近年譴責蔣介石,卻口口聲聲說他聽命於美國……自己公開喊『一面倒』,拼命『學習蘇聯』,而要說這樣正是『愛國』;別人並未拼命投靠美國,卻被稱為『美帝的走狗』而成 為『賣國』者……」[1]

勞氏早年的撰文著作多為時政而發,他自己也說是因「國家」一詞被野心家利用,故有感而發,引起他撰寫此文的興趣。

統一的秩序

勞氏提出的國家論的特點為國家建基於「統一的秩序」, 此非指用行政手段排他的統一,絕非強制的統一,也不涉及意見,而是形式上的統一, 即「超個人事務的安排必須統一的秩序有基本的承認」。[2] 簡單地說,就是個人權利的進一步界定,把權利的邊界交予公共社會,並取得群體的同一性, 它的形式義是法律(包括憲法),而內容義則是及主權的一切合法性。

筆者認為「統一的秩序」大有交易成本的考慮,個人為了追求最低的成本來維繫自身的利益,乃把權利交予社會整體,達效益的最大化。勞氏此說把人民說成了社會的主人,政府的權力一切源自人民,此乃針對當時中共及國府高舉國家主義, 把國家利益凌駕人民的利益,本末倒置而發,甚有批判性。

世界人與世界國家

勞氏提出了世界的主張, 認為將來不必有國家, 至少國家的邊界必然日漸淡化, 此在半世紀前, 全球化理論尚未流行之時,提倡世界人與世界國家之說,實在為進步,亦可見勞氏本人的國家意識並非盲目固執。[3]

勞氏雖主張世界國家,但也非反對國家的存在,亦認為國家是有必要的, 國家走向世界國家是一發展的過程,故勞氏認為國家的重點不在於近代以來的民族國家,而是文化國家,是文化「統一的秩序」,它也不是指文化的整合統一,而是國人對國家文化的認同, 以及國家對文化的維護。勞氏撰此文之時, 仍未到中共破壞中國文化的高峰,他的擔憂似乎不幸言中,一個強行破壞國家文化的政權,它本來就是國家的最大敵人,而非保護者。

愛國的反思

勞氏指出國家與政權有別,國家是「統一的秩序」維護者,而政權只是當時的管治者,所以愛國應以國家為主,而非愛某一政權,這是對中共或國府的當頭棒喝,也是對法西斯主義的一大批判, 因獨裁者往往把國家及政權二合為一,並斥責不愛其政權者不愛國,任意把概念混淆,蠱惑群眾,勞氏此文,不論在當時或今天仍有莫大的參考價值。

話雖如此,勞氏指愛國既為愛,當然是非理性,但他也承認感性的需要, 指出愛國的合理性,並沒有完全否定。[4]由此觀之,勞氏的思想沒有二元對立的謬誤, 理性與感性並重,這是許多論政者所缺乏,可見哲學訓練對啟蒙世人的重要性。

【總結】

當今之世, 仍然有不少野心家用謬說論政來誤導人民,冀望令百姓盲從, 勞思光以學者身分關心世事, 月旦時評, 正是承傳知識分子的傳統, 即所謂「憂患意識」,成為社會的良心,走出象牙塔, 為人民發聲,為公義大聲疾呼, 這正是現代學人的典範。


(此文乃作於1951年於《民主潮》中連載出版[5],此雜誌為青年黨機關刊物,為流亡台灣的青年學人的學術重鎮,當年亦是勞氏大學畢業在即的前一年,是離開北京大學去台灣大學學習的第二年。1955年訂正並收於朱世龍主編《國家與國家主義》[6]一書之中, 此時正是勞氏離開台灣到香港珠海書院任教的一年。)

[1] 朱世龍、勞思光:《國家與國家主義》(台北:民主潮出版社,1955年)

[2] 朱世龍、勞思光:《國家與國家主義》,頁107。

[3] 同上, 頁121。

[4] 同上, 頁138。

[5] 1951年3月25日、4月10日、25日、5月10日 〈國家論〉(署名思光)《民主潮》1卷12---15期(3)

[6]勞思光:《歷史之懲罰新編》﹝香港:香港中文大學,2001年﹞,頁2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方林
04/13
本人學識薄淺,不解為何要統一秩序?它只是極權者的藉口。
回覆
Positive KL Z
04/11
我也贊同,這個世界最終對於邊界必然會日漸淡化。但以我的想法是,淡化受宗教一神的影響,會緩慢好多,就好像香港人會消失,日本人會消失一樣。這個不可避免的,但比起小說情節,這會慢很多,而且肯定會有反彈期。
回覆
趙氏讀書生活
04/11
可惜總會有一些反動的勢力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