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圖片來源:Bitcoin.com

前面我們有談到所謂的的「雲算力」,雲算力是基於挖礦模式和礦場的經營模式出現了不同的方式而產生的新產品,過去必須要仰賴大量的機器設備購買、礦場的設立、機器的維修、礦場的營運、電費成本的管理..等等,才能有足夠的規模進行比特幣網路的哈希運算,進而去爭奪比特幣的記帳權取得比特幣獎勵,現在隨著礦池的誕生之後,大量的礦工算力可以透過網路集結,形成雲算力的形式,集中所有分散在各地的算力,進行大規模的哈希運算爭奪,最後再透過礦池的比特幣分配保證出幣,讓所有的礦工都可以有公平的機會取得比特幣,而不是讓僅有少數擁有大算力的大戶壟斷整個挖礦市場,以維持比特幣網路的競爭公平,但這也讓比特幣記帳權的爭奪戰從礦場升級到礦池之間的對奕,比特幣挖礦也將在2020年5月的產量減半正式來臨之後,開始啟動礦霸與礦霸之間的爭奪,個人礦工和小礦場已經沒有進入搶奪比特幣的生存空間,只有加入礦池才是挖礦的唯一選擇,巨獸與巨獸的之間的廝殺戰爭,也即將拉開序幕,正式進入比特幣挖礦的新篇章。

礦池與礦池之間的戰爭,事實上是礦霸與礦霸之間的戰爭,這些排名在前幾名的礦池,能夠有這麼多令人咋舌的算力,其多半都有特定的礦機製造商在背後進行支持,礦機製造商既製造礦機,同時間也透過支持旗下自有的礦池或是戰略合作的礦池,藉以維持一定的礦機銷售,而在這些礦機製造商的礦霸們支持之下,礦池之間的爭奪戰,也演變了礦機製造商之間的「軍備競賽」,透過不斷更新迭代的新礦機,提供更多、更大的算力,然後不斷入場增加的機器算力又進一步的將比特幣網路全網的算力一直不斷的向上推高,全網的算力越高,形成比特幣記帳權的競爭門檻就越高,取得比特幣的難度就越來越難,最終就變成了某種特定形式上的「壟斷」,這樣的壟斷在比特幣每一個產量減半的週期當中會更明顯也更粗暴,最終我們會迎來的,是更高緯度的比特幣爭奪戰,而投入到算力戰之中的組成,也會逐漸從礦霸開始轉變成更高層級的力量進入到整個比特幣的網路之中。說穿了,挖礦產業除了是耗能的產業之外,也是一個高度透過資本運作堆疊出來的產業,當比特幣的網路透過了超大量的資本投入形成了壟斷,才會真正的替比特幣網路帶來相對性的「穩定」,正如同10多塊錢的貴州茅台股票還能有散戶參與,波動才會這麼大,1000塊以上的貴州茅台已不是一般人參與的戰場,法人與法人的捉對廝殺,才能帶來貴州茅台的股價波動平穩,這跟現在正在大量爬升的比特幣網路全網算力是一樣的道理。

機器算力之所以迷人,在於我們用了一種科學性的方式解決了所有人的共識,在比特幣的網路中,爭奪哈希運算,取得記帳權與最後的比特幣獎勵,全網的人一致的共識,就是透過機器算力來達到一個完全公平性的競爭,你想要搶得更多的記帳權取得更多的比特幣,你就必須投入更多的機器算力,機器算力成為了比特幣網路「鑄幣」的共識與標準,投入多少機器算力搶得多少平均值的比特幣,都可以被公平的計算出來,而機器算力形成的共識,正是組成了區塊鏈技術底層的分散式帳本最重要的核心,我們透過區塊鏈技術以及機器算力構建出來的分散式帳本,來達到真正區塊鏈的去中心化、資訊透明化以及高度安全性,算力成為了目前比特幣網路中唯一的共識,讓我們可以藉由區塊鏈和算力來解決人與人之間的去信任與去信用化。

未來進入比特幣網路的世界,算力是唯一的標準,有了算力才能參與比特幣的挖礦搶奪記帳權,才能擁有比特幣的鑄幣權,算力替比特幣網路形成了無數的節點,替區塊鏈的技術帶來了分散式帳本完美的呈現,比特幣不等於區塊鏈,但比特幣卻帶來了區塊鏈的第一個真正商業化落地的應用,才點燃了區塊鏈技術如野火般蔓延的發展速度。過去比特幣的鑄幣和網路運作,靠的是大量的礦工所建立起來的,未來進入到礦池的雲算力領域之後,以前沒有辦法進入到比特幣網路參與挖礦鑄幣的機構法人們也終於有機會可以參與到挖礦產業當中,替比特幣網路的算力提供更多的穩定性。

我們可以預期的,是如果要讓大量的機構法人參與到比特幣網路當中,算力是唯一的路徑,透過將算力規格化的過程,可以統一現在比特幣網路當中紛亂的算力標準,讓所有參與提供算力的礦工們都有一定的標準在礦池當中進行挖礦,而過去因為參與挖礦產業的成份組成不一,導致了幣價大幅度波動時,算力也出現了大幅度的波動,造成了比特幣網路算力的穩定度不足,未來如果能透過特定的算力交換甚至是交易的平台進行算力轉移時,所有各據山頭的礦池算力就會變成流動的,一些不堪負荷的礦工或是礦場經營者就能將手中的算力進行換手,讓算力流動轉移至能夠承接算力的法人機構手中,這等於替法人機構開了一個過去沒辦法參與比特幣挖礦的門,同時全世界的算力有機會不再變成一種軍備競賽,而是全新的流動資產,過去我們認為只有被開採出來的比特幣才擁有資產的價值,但現在透過不同方式的呈現,算力也變成了另一種形式的資產,「算力即信用,算力即權力,算力即資產」。

在機器算力的共識下,透過算力的轉移,我們可以體現算力之美,算力之美,美在人與人之間的信用即用機器算力取代,我與你之間資產交換的過程不必有任何的信用,有機器算力即可,因為透過機器算力我會知道我擁有多少權力的鑄幣權,會有多少的利益產生,而透過機器算力的共識,就算我和你之間完全不認識,我們之間只需要透過機器算力,就可以完成解決信用的問題,不必有任何的信任基礎也沒關係,這就是機器算力取代人與人之間信任與信用最核心也最偉大的地方。

當科技推移,區塊鏈的技術和產業開始進行爆炸性的發展時,機器算力也將進入變形,所有的算力不見得只能為比特幣網路或是加密貨幣系統服務,新型的算力搭配AI人工智能晶片或是其它高速運算的晶片,算力也能成為輔助現行的雲計算產業,形成去中心化的算力計算服務,過去中心化的雲計算產業,所有的計算和存儲全掌握在互聯網龍頭手中,這些掌握大量資源的雲計算服務公司賺進了大量的財富與金錢,未來去中心化的雲算力服務平台出籠時,每一個參與在其中的礦工,都能透過自己手上擁有的雲算力去進行算力的租賃或轉移。

現在的企業透過亞馬遜的AWS雲服務或是谷歌、阿里雲的雲服務建構企業的線上系統,再也不用再購買大量的機器設備和聘僱大量網管人員來進行維護企業的網路機器與內容,大幅度的減少了企業的經營成本,這些中心化的高端雲服務由這些龍頭互聯網企業所壟斷,基本上已經沒有其它太多廠商可以參與的空間,這也是雲計算產業發展得仰賴互聯網龍頭的進步才能有重大的關鍵性突破。但我們試想一個狀況,如果我們透過雲算力服務平台購買了雲算力,未來如果有AI智能的公司或是物聯網相關的企業需要建構大量的機器算力進行非高階的運算時,就能夠像亞馬遜、谷歌、阿里雲那樣,出租提供機器算力給需要的企業,而這些由雲算力服務平台所託管的算力,其出租的算力背後,就是一個又一個購買雲算力的礦工,這可以是你也可以是我,可以是任何一個在世界上只要能連網並且手中有雲算力的礦工,我們透過去中心化的方式讓雲算力平台將我們所擁有的算力進行媒合出租或轉讓,就能夠向承接方收取一定的費用,這樣在去中心化的雲算力交換過程,就會讓機器算力突破只能挖比特幣的狹小領域,讓機器算力擴張到更大的應用場景範圍,這才是算力真正令人驚艷的地方,也才是算力在比特幣網路進行無止境的增長最後的出路與依歸。

最終我們就有機會利用算力透過參與比特幣與其它加密貨幣的挖礦鑄幣過程,還富於民,也能透過機器算力的去中心化租賃,達到任何人都能透過算力賺錢,未來算力就是資產,一個又一個單位的算力就會像購入一間又一間的套房出租給人一樣,擁有越多算力的人,就會擁有生生不息的印鈔能力。

拍手 拍手
11 次拍手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還沒有人討論誒,快來搶沙發...
為提供給你更好的使用體驗,請至桌面版網站或用 PressPlay app 使用此功能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