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上一篇提到我開始經營「出租大叔」這項服務,也許有人會好奇

「生意好嗎?」
「是什麼樣的人會來租呢?」
「大家會跟你聊些什麼?」

兩個月,「出租大叔」接到了30個委託,其中有5位聊過第一次之後,又約了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最遠的委託人在美國休士頓,我們透過視訊會議進行了兩次。很多朋友對此嘖嘖稱奇「還真的有人會租大叔唷?」

只憑一篇文章,以及剛起步的粉絲團兩個媒介,我也意外會有這麼多人來光顧。原本只想開放星期二跟星期四,後來也放寬,甚至因為一些委託人只有晚上有空,所以我也忙到十點多才回到家。

 

在還沒開始「大叔出租」前,我本來預想會來找大叔聊天諮詢的,會是30歲的年輕人,實際進行後發現不全然如此,4字頭的朋友約佔1/3,看到我笑稱「我不應該叫你大叔,叫你大哥差不多」。其中女性佔60%居多,我想也許跟男性不太習慣透過談話剖析自己的特質有點關係。

 至於談話的目的,預約「閒聊」的大約只有1/3,「討論/諮詢」的是多數。我很好奇,是我的個人特質導致的結果嗎?不同的大叔是否會有不一樣的分佈?但除非我跟日本的大叔前輩西本貴信一樣把「大叔出租」平台化,提供不同的大叔任君選擇,這個問題才會有答案。

 

委託人來諮詢的問題相當一致,全部都跟工作有關(顯然我的形象不是兩性/親子專家)。題目大致可分成三大類:

第一類:本身是經營者,想了解數位轉型或者如何透過社群與內容經營做好行銷;
第二類:在工作中遇到某個難解的情況,希望可以聽聽客觀的意見。

相對年輕的朋友,會希望討論職涯發展的方向。其中多數,我聽完他描述想討論的主題後,會需要花一些時間追問細節,盡可能了解全貌才進行討論。

瞭解情況到一定程度,我會依照我前面聽到的敘述,開始談我的看法。這個部分就需要發揮我個性中「感性」的部分,因為必須適時地帶入委託人的角度來陳述,甚至是他所提到的相關人的角度。也許是因為旁觀者清,有時候會讓委託人發現事情未必如他原來所認為的那樣。


如果要問我有沒有看到一些共通的問題模式?我看到的是:

1、陷在既有的情境太久,因此漸漸對於是否有辦法解決或改善產生懷疑,需要有個人點出一些可行的方向,並且幫他打氣。

2、因為對接下來的發展或領域有太多未知,需要有人和他一起細細梳理出下一步該怎麼進行。

3、已經有既定的計畫,但是身邊原有的人際關係並不熟悉他的領域,所以需要懂的人幫忙提供專業意見。


所以我真的覺得,我的「出租大叔」有點像是時間、領域富有彈性,預算低廉的「微諮詢」、「微顧問」服務。不像一般的Mentor需要建立長期的關係,「出租大叔」可以是單次性、速成的。而有需要的人,是否要找我,也可以從我那算是頗公開透明的臉書動態,先建立初步的信任以及判斷依據。


有沒有印象深刻的委託人?的確有幾位:

進行時間最長的「出租」是4個小時,委託人從原本有規模的大公司轉職到中小企業,3個多月了,感覺不太適應,甚至開始懷疑問題是否出在他自己?仔細聽他說了一些情況,問了不少問題之後,我判斷主要的原因是,他的老闆也才從其他不同領域的企業轉過來,還沒有辦法主動給他支援與提點。以及因為公司編制不大,部門分工方式不像他之前待的大公司那麼細緻嚴謹。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接下來他可以怎麼做。那一場我講到中間還得含著喉糖潤喉,結束之後真的覺得這還真不好賺。

有委託人先把他的商業計劃檔案寄給我,很有節奏地進行討論。(結束後他直接預約了下一次,第二次之後又約了第三次)。

有委託人要討論他的個人定位,回顧一路走來的歷程時真情流露,讓我和他一起掉淚。

有委託人聊完之後跟我說「好奇怪,你說的這些跟我爸媽說的差不多,但是為什麼你說的方式我就聽得進去,我爸媽說的我就不想聽呢?」。

這些形形色色的陌生委託人們,讓提供「出租大叔」服務的我,在每一次的過程不斷思考、討論、溝通、共感,而學到或領悟了不少事。

 

有一位本身就是專業技術顧問的委託人忍不住說:「你這個金額很低啊,如果是新的客戶,我收『開會費』就要美金1,000元了」「是,不過如果有人願意付一點錢來跟我聊,應該對他要聊的事是認真的,這樣聊下來花的時間與精神,對他跟對我,也都比較有意義」

他笑說,「你說的沒錯,有些人找人開會或聊天,只是希望聽到認同的聲音,要的是掌聲跟背書,不是建議或意見。

另一位之前找過「生涯顧問」的委託人也笑著說,「你如果掛一個OO顧問的頭銜可以收貴一點啊,叫『出租大叔』就覺得只是隨便閒聊,不值錢。」我倒不是很介意是否收的太低,因為一個新的服務模式,不管對我自己或對顧客來說,本來就需要一個嘗試與磨合,這件事才進行兩個月,還不需要操之過急。


figure-2

  • 李全興
  • 數位工作者、部落客、Youtuber、出租大叔
  • 工作經歷橫跨電商、社群經營、數位內容領域
  • 18年網路數位產業經驗,曾任職博客來網路書店、Yahoo!奇摩、壹電視、遠傳電信、康泰納仕樺舎集團
  • 無可救藥的收藏癖:熱衷收集玩具、相機、手錶、鋼筆
  • 著有《愛上老相機》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