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由存在的不一定會存在,而已存在的必有其存在的理由。


不管你覺得這件事、人、物有多麼荒謬多麼愚蠢,只要它是目前存在的,那麼它必然有一個好的理由,雖然你可能不理解。


凡是你覺得應該要有的人事物,目前並不存在,那麼這個東西必然通不過時間的考驗而早已消亡,因此若你要做一件現在並不存在的事情,請你仔細思量它可能只是你的偏執與誤判,當然也有可能你天縱英才想到一個前無古人的創新,不過我個人倒是不會將身家放在這種低機率的事情上就是了。


林文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