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本篇價值

「為什麼公司虧錢但高層坐享高薪?」「為什麼政客瘋狂舉債?」「為什麼立委選舉要採用小選區制度?」「為什麼一個盛產石油的國家卻長期陷入貧窮?」從這篇文章中,你可以看到濃濃的既視感。這些光怪陸離的社會現象,全都並非出自上位者愛護老百姓的初衷,我們要很遺憾地告訴你,這些都是出自保護自己私人利益的初衷。


閱讀收穫

・了解為什麼豐富的石油產量卻可能成為一個國家國民的詛咒?

・了解奈及利亞、安哥拉等國家之所以無法擺脫貧窮的真正原因。

・知道獨裁者如何利用國內資源中飽私囊,拉攏盟友圈。

・已開發國家若要幫助貧窮國家,真正該投入資源的做法。


金句精選

・石油是惡魔的排洩物。

・領導者需要鼓勵人民努力工作,但不必鼓勵天然資源要努力。

・石油收入帶來的資源可以解決社會問題,石油卻製造出「讓社會問題更加惡化」的政治動機。


精華書摘

「石油是惡魔的排洩物,」石油輸出國組織發起人、委內瑞拉的胡安‧ 阿方索(Juan Pablo Perez Alfonzo)如是認為。「再過個十幾二十年你就知道,石油會毀了我們。」他說的一點也沒錯。

許多領導者已經學到,要以稅收創造收入,問題在於人民必須工作。若是抽稅太兇,或是少了有利經濟活動的環境,人民就不會生產。那麼,直接從土地抽取收入就是個不錯的替代方案,因為這樣就完全不需要考慮人民了。

以石油為例,不管稅率訂為零或百分之百,它都會從地底冒出來。勞力只相當於石油價值的一小部份,因此石油成了領導者的美夢,卻是人民的夢魘。「資源詛咒」指的就是擁有現成可開採天然資源的國家,表現普遍劣於缺乏資源的國家。

資源豐富的國家經濟成長較差,更容易發生內戰,而且會比缺乏資源的國家更容易發展出專制政體。

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奈及利亞於1960年自英國獨立,當時它還是個窮國,但人們對它期待頗深,在奈國發現石油後更是如此。奈及利亞的儲油量據信全球排名第十。在1970年代初期及末期的石油危機中,奈及利亞發現自己滿手是錢,但到了1980年代初期,奈國卻深陷在債務與貧窮中。從1970到公元2千年,奈國的石油收入總計達3千5百億美元,但這些錢並未造福人民的生活。同一個期間,該國的人年均所得由1970年的1,113美元降至2千年的1,084美元,該國雖擁有來自石油的大筆財富,仍是世界上最窮的國家之一,而且貧困問題還持續惡化。我們常用一天一美元作為衡量貧窮的標準,在1970年,36%的奈及利亞人每日生活費不到1美元;到了2千年,竟有70%的人每日生活費不到1美元。現在的情況也不能說已經好轉。即便今天一美元的價值已因通貨膨脹而變小了,大部份奈及利亞人每天的收入仍不及此數,而且平均收入持續下滑。若是計入通膨影響,今天奈及利亞人的收入甚至低於獨立當年。

圖4.2 可看出奈及利亞並非特例。該圖橫軸為1970年各國天然資源出口佔國民生產毛額的比,縱軸則是1970至1990年間的平均經濟成長。很明顯,擁有豐富石油、銅礦、金礦、鑽石礦或其他金屬礦產的國家,經濟成長較緩慢。


figure-2


雖說如此,對領導者而言天然資源卻是妙不可言。領導者需要鼓勵人民努力工作,但不必鼓勵天然資源要努力。礦產雖然需要開採,但一般來說不必本國人民也能採得出礦來。例如奈及利亞的石油主要集中在尼日河三角洲,大部分由外國公司的外國工人採油,參與的奈及利亞人極少。石油公司經營著保全公司(其實就是小型私人軍隊),防止當地人出來作亂抗議環境破壞。英國石油公司等外國公司只要繳出權利金給政府,就享有豁免權。與其說這些公司沒道德,還不如說在領導者只依賴少數黨羽即可掌權的國家,做生意就是這麼回事。

比較負責的公司能交給政府的錢必然較少,所以他們一定會被取代,換上更願意「合作」的公司。

在資源豐富的地區,還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可以反映貧富差距,那就是外國人在當地的生活成本。我們都以為奧斯陸、東京、倫敦等地的生活成本最高,但實情並非如此。最貴的地方是西南非國家安哥拉的首都盧安達。在那裡,環境不錯的區域每月租屋1萬美元起跳,而且還會不定時停水停電。最令人吃驚的是週遭

環繞的貧窮。根據聯合國開發計畫署數據,68%的安哥拉民眾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超過1/4的兒童在5歲前死亡,成年男性的平均壽命不到45歲。目前最新的該國貧富不均資料來自公元2千年的統計,顯示人口中最貧窮的20%僅擁有全國總財富的2%。安哥拉的整體人類發展程度在182個國家中排名143。跟許多西非國家一樣,安哥拉的物價是被石油炒高的。

資源詛咒使得專制者可以大手筆賞賜擁護者,累積大量財富,於是盧安達的物價被炒得半天高。在那裡,有錢的外國人和運氣好的盟友圈成員可以每天從法國空運進口鵝肝醬。但是為了確保人民不致起來反抗,領導者努力讓盟友圈以外的人變得更窮、更無知、更缺乏組織。諷刺的是,石油收入帶來的資源可以解決社會問題,石油卻製造出「讓社會問題更加惡化」的政治動機。

這種效應在民主國家則輕微許多。問題是,某個國家一旦開始由礦產收益中獲利,就不太可能成為民主國家。要讓領導者有動機自由化,最容易的方法就是逼使領導者只能從稅收來獲取收入。只要能辦到這點,領導者就再也無法壓迫人民,因為這樣人民會不願意工作。

或許,資源詛咒可以解除。如果救援組織想幫助產油國家的人民,那麼根據本書的政治人物求生理論,他們應該停止援助這些國家,轉而將錢拿去遊說已開發國家的政府,提高油稅。油稅會拉高石油與燃氣價格,減少全球對石油的需求,導致產油國的石油收入減少,使領導者必須更依賴稅收。



(本文摘自《獨裁者手冊:解析統治權力法則的真相(為什麼國家、公司領導者的「壞行為」永遠是「好政治」?)》

figure-3


延伸閱讀

不正常人類進化中心】專案 (付費)

權謀087─《獨裁者手冊》(1):三種選民
權謀089─《獨裁者手冊》(2):奪權SOP
權謀092─《獨裁者手冊》(3):該不該用人唯才?
權謀099─《獨裁者手冊》(4):為什麼產石油的國家反而更窮?

喜歡這篇文章嗎?按「愛心追蹤」每日免費獲得【PressPlay選書】內容
不花一毛錢,天天5分鐘,幫你讀完一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