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1

避險基金在2019年的表現再次差強人意,巴克萊避險基金指數(Barclays Hedge Fund Index)顯示,2019年的回報率為10.72%,跟2017年10.36%的回報率相差無幾。相較之下,標普500指數(S&P 500)在2019年的回報率有27%,2017年的回報率也有20%,都高出避險基金甚多。

不過,避險基金經理人、同時也是投資顧問公司Agecroft Partners創始人Don Steinbrugge表示,出於多元化投資的需求,大型退休基金仍將繼續把資金投入避險基金。因為在股票方面,退休基金購買的公開市場股票、私人股票、房地產股票全部加總後,幾乎已經達到持有部位的極限,而當投資於債券這類固定收益產品時,除了美國以外,其他地區的殖利率不是趨近於零就是負利率;即使投資美國公債,以基準的10年期美國國債來看,殖利率僅不到2%,在目前通膨率約為1.6%的情況下,相抵之下實質回報率真的沒有什麼吸引力。雖然美國公債相對其他資產安全,但由於實質回報率實在太低,退休基金只得從固定收益配置中拿出部分資金投入避險基金,以提高整體投資回報率。

大型退休基金仍願意把錢投入避險基金的另一個原因是,雖然避險基金在牛市時的績效往往落後指數和大盤(過去幾年來都是如此),但是在市場下跌時,這些避險基金的跌幅卻通常能夠少於指數和大盤。以2018年為例,標普500指數該年度的回報率為 -7%,而巴克萊避險基金指數則為 -5.2%。

賺錢時賺得比較少,但賠錢時也賠得比較少,對於講究風險控管的大型退休基金來說,這是能夠接受的資產操作。

雖然很多機構基金經理人認為多數退休基金仍沒有足夠動力擺脫低收益的政府公債,但是Don Steinbrugge自家研究指出,為了整體投資績效考量,這些退休基金操盤人可能將不得不另闢蹊徑。

那麼,這些規模龐大的資金將可能往哪邊移動?

現在股市的氛圍可能會讓一般投資者覺得應該投入大型股才對,但是Don Steinbrugge的研究發現,許多專注於做多或做空美國指標大型股的基金(這部分資產操作佔其整體業務略低於三成),其實都在賠錢,而這些基金的經理人正把目光轉移到小型股新興市場股市,並且資金可能主要會投入這兩者的科技類股醫療保健類股

羅素2000(Russell 2000)小型股指數在2019年上漲了15%,不及以大型股為主的標普500指數27%的漲幅;涵蓋美國股市約98%上市公司的羅素3000指數,在2019年則上漲了24%,比較接近標普500指數漲幅。

2019年,紐約證交所醫療保健指數(NYSE Healthcare Index)上漲了18%,MSCI新興市場指數(Emerging Market Index)則僅上漲13%,都與羅素2000小型股指數的漲幅比較接近,也都落後標普500指數十幾個百分點以上。去年底以來,確認股市多頭熱潮不會立即退燒後,上述這些標的由於具備落後補漲潛力,開始成為一些投資者關注的領域。

(本文參考來源:TheStreet)

【延伸閱讀】


🔥 了解我們針對「指數ETF」、「基金」和「外匯」投資人的訂閱服務內容 

了解我們以追蹤法人籌碼為主的投資訂閱方案pressplay.cc/365bulls

◆ 看看我們訂閱專案最近新增了哪些內容https://pse.is/LVH9E

◆ 訂閱方案內容說明與比較https://pse.is/H9RLS

◆ 常見問答(如何訂閱、付費方式等等)https://pse.is/G7U9V

(※ 一旦訂閱後,除可觀看所屬方案的所有新增內容外,亦可回溯觀看所有先前已發佈的內容)


★ 這篇文章讓您有些收穫嗎?歡迎滑到下面按個 👍 讓我們知道您的喜好,才能推出更多符合您興趣的文章喔 😉

★ 請到本頁最上方按下 ❤ 追蹤我們,才不會錯過我們發佈的最新文章喔 😉


figur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