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將近,眾人的眼光圍繞著候選人的一舉一動。名單、民調一公布,總是引起激辯與討論。(延伸閱讀:【渣報】台北市立委最新選情評估!


然而,選舉之外,還有哪些值得關注、應該關注的事?這次我們特別邀請人渣文本周偉航老師暢談時事,將連續 3 個禮拜,一次深談一個近期熱議話題,讓你在關心明年大選的同時,不忘關心這些貼近生活的大小事。


第一彈:砸千萬的白晝之夜,為什麼遭來罵名?


今年白晝之夜在大直美麗華商圈和美堤河濱公園盛大展開,據估計,參加人數已經突破去年的 40 萬人紀錄,但同時也有參加民眾批評,砸下千萬預算,不僅可看性低、展品少,交通動線也一度陷入混亂。問題來了,一個立意良善的活動反被罵翻,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是酸民愛抱怨,還是政府亂花預算?


對於臺灣的藝文環境,以及藝文活動衍伸出的爭議,讓人不禁想問,「好」的活動,究竟該由誰定義?藝術與商業娛樂間該如何取捨或平衡,是臺灣民眾缺乏美學素養,還是食古不化的思維,侷限了「美」的定義?


以下摘錄本次專訪精華:


白晝之夜,誰與爭鋒?


PP:台北辦白晝之夜,從第一年到現在都有個質疑,就是策展跟活動籌備的過程,有沒有流程問題,或專業性不足的疑慮?


周:白晝之夜緣起法國,也因為有它的文化背景,當這名字出現在不同國家,大家自然會拿去比較。


臺灣辦的白晝之夜,其實是市政府的活動,有公部門的預算和人力投入。但公部門做事難免生硬,一切要求合法、照規定來,加上這活動某種程度其實是靠議員去爭取,他們會想把這當成自己的政績,例如「我替內湖爭取到了白晝之夜」「我替中山區爭取到了白晝之夜」,所以勢必也隱含一定的政治問題。


當政治性、公部門主導這些條件出現,創作空間就相對有限。我認識一些當中的表演藝術者,就反應有點太按表操課,其實都是因為彈性有限,導致某些環節變得流水帳,留下街頭秀的感覺。


解決之道其實很簡單,就是跳脫法令限制,完全地開放。但有可能嗎?當你要求一個活動具備完全的藝術性時,你得顧慮到其他共享這個區域的居民,他可能對這活動毫無興趣,甚至是在「容忍」,你不取捨,就得想辦法說服,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活動要辦得愈來愈豐富、誇張。


畢竟,要在都市區辦整個晚上的活動,除非你挖馬路、鋪馬路,其實是很難獲得民眾支持。我認為限制這麼多的情況下,還能把這活動辦起來,已經很不錯。


為何臺灣沒有「國立」搖滾樂團?


PP:整體來看,獲得高度關注及砸重本的藝文活動仍是曇花一現,畢竟臺灣政府多年來對藝文活動跟團體都相對不重視,感覺多數時間,都處在補助很少、難以生存的窘境?還是政府對於「想照顧」的藝文團體,有特殊標準?


周:政府跟藝文團體的互動是蠻深刻的主題。


藝術有分藝術史的研究,也有技術面的提升,雙方一直都有摩擦,回到一個可以讓大家去深思的問題,我們國家有公營的交響樂、管絃樂、合唱團、國劇、國樂團等,公營是指,這些拉小提琴、二胡的是公務員,領國家薪水。


老實說,你在臺灣,要靠拉小提琴、二胡維生幾乎不可能,除非你在專業領域排名第一,或把自己打造成網紅,因此才會需要國家去養一個交響樂團。


但這多年來都有個問題,就是拿納稅人的稅金去養的這群人,通常都是上流階層來看他們表演,但明明偏鄉居民也有繳稅,那我們是不是不能只在中正紀念堂表演,要去全台各地巡演?老實說,如果是利用公家資源,就應該承擔多少社會責任,但我們到現在才剛開始做這件事。


再來邀請大家思考,為什麼我們沒有獨立的搖滾樂團?你從來沒聽過「台北市立搖滾樂團」「台北市立Hip Hop團」「台北市立偶像團體」,為什麼?


這是不是牽涉到一種階級的落差,被認定為精緻文化的,才能拿到補助款;被認定是流行文化的,不只拿不到補助款,大家還會要他捐錢,像五月天。


這類型的議題我們過去幾乎沒有討論,政府認為就是要有國樂團、管弦樂團,只因為「國外都有」,但國外有國外的脈絡,白晝之夜也一樣,不是國外有我們就要如法炮製。


什麼樣的藝術,才叫「好」?


PP:我們剛提到了很多不同樣貌的藝術,但「藝術」的本質或定義到底是什麼?


周:學術界到非常晚近,才意識到藝術他有文化的分層,其實每種存在都可能精緻化,當它變得愈複雜,就愈多人出聲做詮釋,因此才會出現本來被專業人士唾棄的爛東西,突然大放異彩,有點像周星馳的電影,經過那麼長時間的醞釀,不斷的二次創作之後,開始發揮他獨特的價值,變得非常重要的文本。


先打破各位的執念,精緻文化和流行文化,現在我們不會這樣去區分。最早進行這個批判的, 是哲學家阿多諾(Theodor W. Adorno), 他認為流行文化是低俗、毫無深層理念,聽多只會消耗自己的生命的存在,但這論點現在已經完全被打臉,因為他那時代指的流行文化,正是現在菁英、文青都愛聽的爵士樂。


這很有趣,過去美學家認為是垃圾的東西,在現代被視為是最有靈魂的作品,其實藝術品一直都在,只因為詮釋角度的轉變,突然產生不同意義。


重點已經不是文本或特定人物,例如周杰倫、蔡依林的歌就是長這樣,不管他們是如何被音樂人士論斷,但我們可以回過頭自問,我們有沒有能力自己去解讀他們的音樂。可能因為慢慢累積出豐沛的生命經歷,同一段旋律跟歌詞,長大後才突然聽出深意,但擁有藝術欣賞能力,培養出自己的識讀方式,才是可以跟藝術對話的關鍵。


臺灣的美學教育,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PP:既然作品褒貶自在人心,該如何提升所謂的美學素養和識別能力?


周:臺灣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美學教育、藝術欣賞基本上都是學一致的,因為時間都被拿來準備大考,其他時間被壓縮得非常徹底,才會誤以為老師、政府、專業人士推崇的,才叫精緻文化。


當然,很多人會說要落實在學校教育,但現在可以接觸到藝術的場域其實很多,就像前面講很多表演藝術,其實還有所謂的造型藝術,例如在捷運站、路邊,你會看到一些街道藝術品,像是敦化北路有個斑馬的屁股,信安路、 新生南路交叉口有個巨大的像避雷針的東西,重點是許多人都接觸過,但大多數人都不不知道它存在的意義。


政府花大錢買這些藝術品放在那邊就覺得功德無量,可是我們缺乏美感教育、藝術教育,或所謂相關資訊的傳遞、宣傳,更大的問題是,藝術價值不該透過金錢來衡量,這只會扼殺藝術本身,變成商業教育。簡單來說,就是我養活一群學生拉小提琴、養活一批學生在那邊做雕塑,但他們真的有那麼大的成長空間嗎?


到現在,如果大家真的想去討論白晝之夜好不好、值不值得、應不應該繼續下去?那我們也應該思考,我們是不是在相關的美感教育也要投注更多心力,才能養出一批有識讀能力的消費者,讓整個藝術產業能真正發揮作用、展現價值。


這些問題釐清後,接下來做的每件事才有意義,不然每個活動都曇花一現、雷聲大雨點小,後續沒有任何反省檢討,那就又回到錢花完,大家當下盡興,但馬上就忘記的惡性循環。


人渣文本 x PressPlay  重磅企劃|你的小事,我的大事

>>> 11/18 砸千萬的白晝之夜,為什麼遭來罵名?

>>> 11/25 引發共鳴的《小丑》,揭露了人心怎麼樣的黑暗面?

>>> 12/02 熊貓外送員之死,是誰的錯?誰該負責?

連續 3 週,週一晚上 8 點,準時開聊!


figure-1內容看不過癮?


拍手 拍手
35 次拍手
拍手 拍手
追蹤

推薦文章

您需要 後才能開始留言
還沒有人討論誒,快來搶沙發...
為提供最好的收聽體驗,我們推出了全新播放器,邀請你使用 PressPlay app 享受此功能!